第250章 窥视!

    “看,那边那个正在做准备运动的人,就是文翔.”

    从游泳队出来,白炽带着萧雨和秦歌两个人来到主赛场。

    奥运会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一百一十米栏要在三天后才进行预赛,按照萧雨的想法,现在文翔似乎应该在休养生息才对。谁知道事实并不是这样。

    每一个合格的运动员,每天都要保证足够强度的运动量。

    别说是赛前准备环节了。就是平时日常生活中,也有每天的运动任务。

    白炽作为代表团副团长,对这些情况自然是了如指掌。详细的解说一番,听的萧雨和秦歌两人是肃然起敬。

    “知道我为什么带你过来么?”白炽思维比较飘忽,刚刚说了运动员们的不容易,话题一转,又跑到了萧雨的身上。

    “因为我长得比较帅。”萧雨心道。

    摇摇头,萧雨示意自己并不明白。

    与白炽的接触并不多,除了在白炽举办的接风宴上两人有些不愉快之外,还真没有什么能打动他的地方。

    一起来的七个医生里面,只有萧雨是最名不见经传的一位。

    无论是在医学界的影响力,还是年龄身份地位等等其他因素,白炽都没有单独带自己先来的道理。

    “因为我知道,你是一个办实事的人。”白炽呵呵笑着说道。“一起来的七个医生里面,有三个表现的比较犹豫。这次的医疗专家组,或许对他们来说,要么是不得不来的政治任务,要么是借机会出来旅游的,反正他们也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因为医生们差不多都知道,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另外三个年轻一些的,却是抢着要来,不过我没有同意。不是我吹牛,我看人的眼光毒的很。我知道如果这次的医疗任务如果能够顺利完成,那,这个人非你莫属。”

    “为什么?”萧雨这次真的是愣住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白炽为什么能给自己这么高的评价。难不成这人都有一种受虐的心理,但凡敢和他对着干的,都是有本事的人?

    “因为你不能喝酒。”白炽哈哈笑着说道:“这个原因,是不是很可笑?但是我知道,我捉摸出来的这个标准用来衡量人,十有九种!想当年,我也和你一样,意气风发,不抽烟,不喝酒,一心扑在工作上。也出了一点小成绩。那是实实在在的成绩,却不是职务的提升。后来,我圆滑了,我抽烟喝酒打牌了。我的职务升上来了,但我的成绩,却见不到了。就这么简单。”

    白炽笑的有些苦涩:“从那以后我就知道,不喝酒的,才是做大事的人!”

    这个理由……额,有点太扯了吧?

    萧雨暗道,我不是不喝酒,而是体质不好……如果这也能说明问题的话,……

    脑子有点混乱,跟不上白炽那飘逸的变换速度。

    “单凭这一点,你就觉得我能治疗文翔的跟腱断裂?喝酒,和医术,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吧?!”萧雨从未听说过这么荒诞不经的想法,看着场中锻炼区的文翔辗转腾挪上下跳跃,心中暗道,他这个病,按照白炽的说法,换一个滴酒不沾的人就能治好了。怎么想,也怎么觉得有些太扯了。

    “不是,当然还有别的原因。”白炽呵呵笑着说道:“我有一个当医生的朋友。……我高攀一下,称他做朋友,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又一次他和我说,当医生的,不喝酒是必须的。因为你永远不知道,病人什么时候出现。喝酒影响医生对疾病的判断,造成误诊误治,对病人来说,是完全可以避免的不公平。那个朋友是一个很好的医生,他也不喝酒。”

    “原来是这样!”萧雨自然也知道这个说辞,因为这套理论,是萧雨的老爹萧小天的首创。

    看着场中不断进行高强度训练的文翔,萧雨忽然感觉到一点不对劲。

    远远的看去,文翔长得比较清瘦,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多余的肉,每一块胸肌腹肌三角肌腰肌背肌,都长得恰到好处,配合上坚毅的脸庞,也算是一个白马王子一般的人物。怪不得他能成为全民偶像。

    你看他,身体灵活,纵跃有度……哎呀不对!

    萧雨终于想了起来,文翔不是有病在身么?怎么还能这么轻灵的做出种种比较有难度的动作?

    “文翔他……不是跟腱断了么?怎么还能进行这种强度的预备锻炼?”萧雨岔开话题,忽然问道。

    “文翔……现在每天至少打两次封闭,一次至少需要四支以上的药物,才能管用。你知道吗?每次文翔锻炼之前,首先要跺脚,使劲的跺脚,把脚跺麻了,不知道事儿了,这才能参加跨栏训练。他已经很努力很努力了,却还背负着巨大的压力……唉!我跟你说这些干嘛呀!乱了乱了,你等等,让我清醒清醒,换换脑子。这一天到晚的,琐事太多……”

    白炽一边说着,使劲儿的晃晃脑袋。他这个代表团副团长容易么?先是并列亚军的,自家国旗被人挂在了下面,引发了国人连番的咒骂,可是白炽知道,当时米国的奥运组委会只准备了一枚银牌,发给了自家的运动员,发给韩国的那一枚,是临时制作出来的赝品。出于某种折中的考虑,把人家的国旗挂在上面,算是补偿。可是他能说吗?他不能。然后,就有出现了女双羽毛球停赛事件,紧接着,就是今天的游泳比赛的兴奋剂检验……

    白炽知道,自己回国之后,挨骂是肯定的了。

    但自己真的已经尽力了。

    萧雨站起身来,向着看台下面比赛场地走了过去。

    秦歌连忙起身跟上。

    “做什么去?”白炽连忙招呼道。我已经够乱了,你们两位,就别添乱了成不?

    萧雨笑道:“作为医生,我想先看看文翔的病情。”

    “这不能。”白炽拦在两人身前,把两人挡了回来,说道:“文翔锻炼的时候,不能被别人打扰,教练不行,医生也不行!这是他的习惯,你不能去。治疗的时间,我们有统一的安排,晚上就可以,但不是现在。”

    萧雨摸摸鼻子:“怪不得运动员会伤成这样!连受伤之后的治疗时间,原来都是领导说了算!”

    “这……我也没有办法,这是规定。他改变不了,我也改变不了,你,也不行。”白炽双手一摊,有些无奈的说道。

    萧雨不信这个邪,举步走了过去。还没走到比赛场地,就被安保人员挥舞着警棍轰回来了。

    几个记者还围着他啪啪的拍照,说些叽里咕噜的鸟语。

    秦歌翻译道:“他们说华夏人原来就这个素质,试图影响比赛进程。”

    “胡扯!”萧雨愤愤的骂了一句,原来国家形象果然十分重要,没法子,想了想还是缓步退了回来。

    “既然不能治疗,我们去看看凯瑟琳的病情。”萧雨是个闲不住的人,这边用不到他了,闲着也是闲着。

    关于凯瑟琳的病,萧雨想到了一个最不可能的可能。

    这需要进一步的检查一下,来确定自己的判断是不是准确。

    至于运动员这边,就让他们继续官僚去吧!以自己的一己之力,改变华夏国现在官场最大的现实,是最不现实的事情。

    看那文翔,咬着牙坚持着,依旧锻炼的有声有色,萧雨不知道是替他感到悲哀,还是替华夏国的官场感到悲哀。

    转身拾级而上,萧雨刚走了两步,便感觉到左手边斜上方的位置上,一道若隐若现的光芒,照射在自己的脸上。

    心中一动,并没有顺势抬头看过去,而是双眼依旧平视前方,眼角的余光在人群里梭巡。

    有人在监视自己!萧雨曾经接受二师傅的训练的时候学习过这方面的知识,那一道闪光,是望远镜不经意间露出来的光芒,一般人根本感觉不到。

    “怎么不走了?”秦歌没想到萧雨忽然停下脚步,低着头一头撞在了萧雨的后背上。

    “嘘——别抬头,有人监视我。”萧雨说道。“左前方,望远镜。”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第六第七第八感,一种野兽对即将到来的危险的预判断。

    “别扯了!”秦歌笑着说道,“你抬头看看,坐在后排的百分之九十五的都带着望远镜!这么大的比赛场,那么远的看台不带着望远镜的才不正常!”

    萧雨的脑袋被秦歌硬生生的托了起来,果不其然,如同秦歌说的一样,望远镜对于后排的观众来说,简直是人手一架。

    想想也是,这么远的看台,坐在最后一排如果不用望远镜,比赛场上是男是女都分不清楚,那这现场比赛的门票钱花的才叫一个冤枉。

    “难道是我多疑了?”萧雨狐疑的抓了抓脑袋,从萧雨现在的位置看过去,后面几排的观众手里的望远镜,似乎都正对着赛场,而不是对着他萧雨。眼角刚才感觉到的那一束光线,也早已经消失不见。

    “不,一定不是!”萧雨在心底告诉自己。那种感觉,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

    忽然,萧雨看见那边的人群里,有人对自己展颜一笑。

    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