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 有修养的人!

    “哎呦喂!我当是谁呢?这不是中医院的冷美人公主殿下么?哎呀呀,我说平时怎么对男人爱答不理的,原来喜欢这一口啊……”

    销售小姐转身去刷卡的时候,一个很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

    李令月在学院里出了名的冷艳——除了外号“冷美人”之外,还被学院的人戏称为太平公主。无巧不巧的是,武则天的闺女,李显的姐妹,历史上那个著名的太平公主,竟然也叫李令月!

    李令月最讨厌的字眼,就是太平两个字。

    我现在已经不是太平了!李令月心底呐喊道。

    在萧雨不遗余力的治疗下,现在最多只是比较平而已。

    “我不认识你。”李令月只是扫了一眼,面前这个女人并不是学院的老师,也不是附院的医生。

    “我认识啊。”萧雨笑道:“你不就是公交车上那个贼么?怎么,混不下去跑这里偷东西来了?我可告诉你,这里比不得公交车,都安装着监控的。你很难得手啊。”

    刷刷!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这个爆ru妹的身上,几个销售小姐更是死死地盯着她。

    “你才是贼!你们全家都是贼!”爆ru妹跳着脚骂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偷东西了?我是来踩点的!”

    刷!刷刷!

    瞬间聚集了百分之九十五的目光。

    “调出监控,合成这个女人的照片,发到每个员工的手里,人手一份,一定不能少啊!”主管趴在前台,语重心长的叮嘱道。

    “我们是来踩人的,不是踩点。”老大附耳说道:“就算踩人,你也不能说出来啊。”

    胸大无脑,古人诚不我欺。

    “***,难得见到你出来购物啊。”老大笑眯眯的伸出手来,很绅士的准备握握手。

    李令月完全没有准备和他握手的意思,淡淡的说道:“袁老师。”

    轻轻地在萧雨耳边说:“我讨厌他。”

    袁厚是李令月的同事,两人都在中医学院执教。

    袁厚从调来的那一天起,就对李令月展开了强烈的攻势。

    奈何李令月对他总是不理不睬,其实李令月也不是只针对他一个人,对任何人都这样。

    袁厚觉得自己很失败,不就是一个平胸女么,你有什么值得牛13的?

    屡次被拒绝之后,袁厚便产生了放弃的心思。

    放弃归放弃,自此以后袁厚绞尽脑汁的找女人,什么工作什么条件什么什么的,都不理会,只有一点,必须大胸。

    找女人和找女朋友,是不一样的。

    前者在于自己发泄,后者在于被发泄。

    只是袁厚个人条件不错,长得一表人才,家资雄厚,就算没有什么承诺,也有不少女人对之趋之若鹜。

    比如现在身边带着的这一个,身份是贼,爱好是群jiao,这些都不在袁厚的考虑范围之内,他对大胸女人简直已经有一种变态的嗜好。

    至于爆ru妹生的孩子究竟是谁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她那一双爆ru生产的ru汁,大部分都直接进了自己的胃里面。

    “月儿的手没空。”萧雨秉承着又便宜不占王八蛋的思想,抓着李令月的双手放在自己掌心里慢慢抚摸,笑呵呵的对袁厚说道。

    萧雨暗自想到:握手?我还没有握够了呢,怎么能便宜你这种——**?

    李令月听到“月儿”这个称呼的时候,明显眉头一皱。

    被萧雨抓着的双手挣扎了一下,便放弃了从他手中挣脱出来的想法。

    “几天不见,***的品味越来越高了呢。”袁厚不露声色的收回自己的手,笑呵呵的说道。

    “就是就是。”爆ru妹连忙帮衬着说道:“看看看看,喜欢一个乡下土包子,比起咱们家袁厚来,简直就是土的掉渣吗,你看他身上穿的衣服,连个商标都没有,地摊货至少还有个仿冒的商标呢!哈哈哈!”

    一边说着,故意用自己的双ru在袁厚的身上蹭了蹭。

    她知道自己的身份,知道自己现在要做什么。

    她甚至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就是袁厚的单相思女人。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要完成袁厚交给她的任务,就是踩点——不,踩人。

    把眼前的这对男女贬低的一无是处,袁厚才会更怜惜自己。

    尤其是,让这个平胸女人,自卑去吧!!

    “对不起。抱歉这位小姐,您卡里的余额,似乎不是很充足……”销售小姐脸色有些不高兴的对李令月说道。

    什么人啊这都是!白白让自己高兴了一回。一个直接没钱,一个假装有钱却不够消费。

    “主管,这么做会不会损失一笔生意?那女的的钱明显够的。”

    “放心。袁公子想让他们出出丑,到时候袁公子会归结上这笔钱的。”

    “替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养的小白脸付钱?袁公子有病吧?!”

    “嘘,话可不能乱说。感情这东西,你不明白。尤其是有钱人喜欢装逼这玩意,你就更不懂了。你想啊,女人买东西,没钱了。袁公子大笔一挥,这根英雄救美有什么区别?到时候潜移默化的,这女人也知道袁公子比这个小白脸强多了。”

    “总之我觉得袁公子有病。”

    “你!……你不用管这些,去吧去吧,提防好袁公子身边那个来踩点的就行了。”

    两个男人在角落里一边窃窃私语,一边向这边看过来。

    却见那个本以为是个乡下土包子的男人萧雨,笑呵呵的接过李令月的银行卡,亲自放回李令月的衣兜里面。

    “我说过不用动你的钱。”

    萧雨说着,掏出自己的银行卡。

    “你这卡,不会更没钱吧?哈哈哈!真是笑死人了。”爆ru妹嘎嘎大笑着,不顾风度的说道。

    “记住,有钱也说没钱。”主管叮嘱了值班经理一番,不在看这边发生的事情,转身上楼去了。

    “明白。”值班经理领旨奉命,挤入人群中,亲自接过来萧雨手中的卡,对那个销售小姐说道:“没你的事了,这边我来。”

    销售小姐一看,原来是值班经理,早就恨不得抽身出来的销售小姐连连道谢,跑一边去了。

    值班经理拿过萧雨的银行卡,转到一个角落里眯了一会儿,估计时间大概过了两三分钟左右,就转身回来。别说刷卡了,连看都没看就直接交还给萧雨,说道:“对不起这位公子,余额不足。”

    这个时候萧雨和李令月如果再不知道被人涮了,简直就可以去死了。

    萧雨双眼一眯,冷冷的看了袁厚一眼。

    袁厚和这个值班经理眉眼交汇,不停地传递一些暧昧信息,萧雨心中便已经知道了个七八成。

    李令月的卡里是不是余额不足萧雨不知道,但自己的卡自己还是很清楚的。

    打过来的五十万,自己为了试验新鲜,特意刷了好几次的。

    为了自己捧着自动取款机当玩具这件事,萧雨已经遭到过李令月很多次的白眼了。

    看来,李令月的卡也不一定是没钱了,而是这里面的人搞的鬼。

    “你确定余额不足?不用再看看了?”萧雨笑嘻嘻的问道。

    “肯定确定一定以及坚定,这位先生,余额不足。”值班经理笑眯眯的躬身说道。

    笑话,主管有命令,“有钱也说没钱”。

    “实在没钱,叫声哥哥让我们家袁厚把钱替你出了吧!哈哈哈,丢死个人了,你怎么不找个地缝钻进去?”爆ru妹很乐意见到萧雨两人吃瘪的样子,放声狂笑道。

    “额,我想起来了,我这卡里面确实没钱,昨天才办的卡,还没来得及储值。可能余额是零吧。”萧雨忽然想起什么来似的,恍然大悟的说道。

    “哈哈哈!”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一片善意的或者非善意的笑声。

    “对不起先生,具体余额是您的**,我不方便透露先生。”值班经理保持着笑容说道。

    笑话,这种雕虫小技,也骗得过我?我说是零,万一里面有一块钱怎么办?

    “啪!”萧雨收起笑容,把银行卡拍在值班经理的脸上,说道:“我很有修养的一个人,不想在这里惹事,这是你逼我的。”

    “没有人逼您先生,有多少钱真的是您的个人**先生。”值班经理知道,自己越是恭敬,就越显得萧雨的张狂,踩在脚底下的时候,感觉才会更加的舒爽。

    “这男人也太没有风度了吧?”人群中有人说道:“不够就是不够,发横也是不够啊!”

    “就是就是,看他穿的衣服,整个一个小土老帽的模样,装什么大瓣儿蒜啊!”

    “嘿嘿,你真有本事别拿空卡拍人家,直接把钱摔到他脸上,我不信他不服。”

    “看他也不像有钱的样啊。”

    袁厚双手交叉环抱胸前,眼角眉梢全是笑容。嗯,这个感觉很好。

    人群中的反应,袁厚很满意。

    就算需要自己来支付这一万多的买衣服的钱,也他妈的值了。

    钱是什么?钱是王八蛋。

    萧雨冷冷的目光看着在场的看热闹的人群,完全没有遭到鄙视的人应有的没脸见人的感觉,哈哈哈大笑三声。

    ————————————————高登:萧雨你笑什么?

    萧雨:哈哈!有些人看书不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