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 引狼驱虎

    第535章引狼驱虎

    “你……你……你不是身中奇毒吗?怎么……怎么还能够做到这种程度?”

    “这倒要感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施展的‘永夜无光’,我还真就无法bī退身中之毒。”说着这里,叶知秋的脸上lù出了一丝冷笑,揶揄地说道,“永夜,你是不是现在很懊悔啊?迟了。这个世界上并没有所谓的后悔yào。”

    “我知道。”永夜仙帝神情变得很沉寂,涩声说道,“不过我是不会束手待毙的。如果你看得起我,或者是看得起你自己,请你接下来动手的时候请用全力。”

    “我会的。”叶知秋显得很郑重。

    接着,他将永夜仙帝上上下下看一遍,缓缓地说道:“永夜,其实你我并不是什么生死仇敌,只不过我们所站的立场不同而已。你实在没有必要和我争个你死我活,我看不如……”

    “够了。别说了。我是不会投降的。”永夜仙帝神情显得很严肃。

    叶知秋暗暗摇了摇头:看来自己和永夜是必须一战了。不过他还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永夜,为什么?”

    “欠下的债总是要还的。”永夜仙帝的声音变得飘忽起来,似乎是从一个很遥远的地方传过来的。

    “明白了。”叶知秋点了点头,表示他完全理解了永夜仙帝的意思。其实不仅他表现上理解,他还了解了他深层次的原因。

    一个仙人,特别是仙帝级别的仙人,如果他们还害怕一样东西的话,因果一定是大多数人的选择。只要一个人没有达到了造化境界,超脱了一切,他就会有种各样的羁绊,也就是因果,而这些它们又是极为难以摆脱的,甚至可能将他一世的努力付之东流。

    显然永夜仙帝是欠了通天仙帝什么东西,至于具体是什么,叶知秋并不清楚,但是一定很重要的,因为它必须要他冒着生命危险才能够去摆脱。

    见叶知秋点头了,永夜仙帝也不再迟疑,朗声说道:“叶知秋,xiǎo心了。我要出手了。”

    话音未毕,他的手掌之中凭空出现了一面黑sè的xiǎo旗子,向天空之中一扔,越往空中飞变得越大。待它到了万丈的高空,它的模样已经看不清楚了,完全变成了一片偌大、浓黑的乌云,将方圆数百里的天空全部遮住了。天地一下子黑了一下,虽然不是没有一丁点的光亮,但是也堪比暮sè四合了。

    看了看周围他人为制造出来的黑暗一眼,永夜仙帝微微点了点头,似乎很满意。最后他将目光落到了叶知秋的脸上,突然他做出一个奇怪的举动——用右手中的宝剑将左手齐腕斩断。

    刹那间,墨汁般的血液从他的手腕断处喷涌而出,并且越来越多,好像永无止尽一般,转眼的功夫,永夜仙帝本人已经身处在一片方圆近十里的黑sè湖泊中了,而且完全由血液形成的湖泊在不断扩大。显然他使用了某一种仙术,否则他体内的鲜血是不可能会有那么多的。

    等到黑血形成的湖泊达到快五十里方圆的时候,永夜仙帝深深地看了叶知秋一眼,然后悄然无声地沉入了湖面之中,消失不见了。说不清他的眼神之中蕴含着什么,反正让叶知秋有些不舒服。

    永夜仙帝隐没于湖面之下后,短短不到十息的时间,黑血湖就发生了变化:咕嘟嘟直冒气泡,而且也来越来越大,越来越jī烈,后来是更是响成了一片,跟沸腾了一般。

    又过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开始从湖面的气泡中冒了出来,有人、有走兽、有飞鸟、有域外天魔、有雷电、有大风……各种各样,不计其数。

    这时永夜仙帝的声音从不知道什么方向传了过来:“叶知秋,这是我一生所见过了的东西,我今天用禁术将他们具化出来,只要你能够打败他们,你就胜了,我就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了。如果你不能够打败他们,你就会被他们撕成了碎末,魂飞魄散,万劫不复”

    最后,永夜仙帝顿了顿,也不知道他出于何种的想法,他又补充了一句:“叶知秋,我要提醒你一句。你不要xiǎo看了我具化出来的东西,他们可是我一生jīng华凝结而成,绝对不像他们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

    叶知秋点了点头,淡淡地说道:“多谢你的提醒。不过他们根本没有机会和我jiāo手。”

    永夜仙帝似乎愣了一下:“叶知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很快就会明白了。”说着,叶知秋一翻腕子,掌心之中蓦然出现了一颗jī蛋大xiǎo的蓝sè的珠子,纯净、澄澈,就像夏日雨后,天空lù出的那一片蓝sè。

    叶知秋深深地看了看那颗蓝sè的珠子,手指轻轻地一弹,划过了一道优美的蓝sè曲线,瞬间达到了黑血湖的正中间。

    永夜仙帝似乎没有感觉到它具有什么危险,只是简单地让那些具化出来的生物去拦挡一下,他自己并没有出手阻止,但是下一刻他就为自己的轻率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那颗蓝sè的珠子虽然没有什么特别值得人注意的地方,但是它的飞行轨迹却极为奇怪,不论那些生物如何阻挡,它都可以轻松地避过,甚至有时候出现了它被抓住却又直接漏过去的情况,就像它是一个有形无质的存在。

    当蓝sè的珠子来到黑血湖的正中间的时候,突然光华一闪,它爆发了,形成了一片大约十几里方圆的蓝sè云团,紧接着,蓝sè的雨丝就落了下来。远远看去,就像无数条细细的蓝sè珠串垂了下来,极为漂亮。

    当然,这种漂亮是对旁观者而言的,至少永夜仙帝绝对不会这么认为的。尽管因为蓝sè珠子的奇异表现引起了他的注意,在它化作云团下雨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出手阻止,但是一切都太迟了。

    无论是永夜仙帝发出的攻击,还是那些他具化出来的生物的攻击全部不起作用,它们落到蓝sè云团上,它没有丝毫的变化,似乎它只是一个幻象,其实根本就不存在。

    但是当那些蓝sè雨丝落到黑血湖和湖面上的那些生物的身体上的时候,它的威力又确确实实地显示了出来,腐蚀、转化,同化,凡是被蓝sè雨丝沾染到达的一切都会变成和它同sè的液体,然后再去吞噬周围更大面积的一切,将它们转化成它的一部分,再继续扩张。

    永夜仙帝用血液化作的黑血湖也难逃蓝sè雨丝的侵蚀,一开始是一xiǎo片一xiǎo片的,慢慢地那一片片的蓝sè开始扩展,不少都连接到了一起,大有将整个湖泊全部吞噬的意思。

    那些永夜仙帝具化出来的各种生物似乎真的具有生命,被蓝sè雨丝伤害到的时候,很多都发出了凄厉的惨叫。但是站在远处的叶知秋却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死亡他已经见得太多了,不要说是一些造出来的生命,就是真的,也难以撼动他的心,更何况还是敌人。

    眼看着整个黑血湖就要全部变成蓝sè了,早已经消失于湖面之下的永夜仙帝就像他消失时一样,悄然无声地冒出了湖面,两眼盯着叶知秋,眼神中掺杂着恐惧。

    叶知秋同样看着他,不过目光却透lù出一丝讥讽:之前永夜仙帝说的郑重其事,摆出了一副要和他决一死战的架势,一开始,他相信了他。但是当他躲入黑血湖的时候,他就知道这只是一个缓兵之计,他还是准备趁luàn逃跑,这也是他不给他一个公平战斗的机会的根本原因。

    “叶知秋,这是什么毒?”看着脚下的黑血湖最后一点黑sè也变成了蓝sè,眼中的恐惧不可抑止地加深了。

    叶知秋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永夜仙帝,直到他觉得全身好像爬满虫子不自在,想要发作的时候,他才说了话,不过语气之中的讥讽之意却极为浓郁:“怎么?你们自己的东西你都不认识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