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 暗夜杀机

    shè中仙人绿sè木刺光华大盛,不过流动在它们表面上的绿光就像活的一样,全部沿着木刺流入了人体。而木刺本身的光华则在快速减弱,颜sè也在变化,很快就变成了灰黑sè,就像真正糟朽了的木头,最后更是无声碎裂,成了一些不起眼的碎末。

    但是那些被注入绿光的仙人身上的异变才刚刚开始,就像体内被被塞入了一个绿sè的火把,全身从内而外透出了绿sè光芒,整个人就像是翡翠雕刻而成一般。

    大概十息时间不到,那些绿sè的人形火把就发出了凄厉的惨叫,不过很快他们就叫唤不出来了,一条条绿sè的藤蔓就像灵蛇一般从他们的七窍,总之是他们身上所有的空dòng钻了出来,飞快延展。

    只要不是和他们同类的,那些藤蔓就会将他们缠住,锥子一般的尖端就会chā入了他们的身体,然后一股股暗红sè液体就会顺着藤蔓注入它们主人的体内。

    吸收了那些红sè液体之后,身体中冒出藤蔓的人的身体瞬间高大起来,有些甚至达到他们本来身高的数倍,而且他们的身体表面还出现了一个层甲克状的东西,很厚实,不过怎么看怎么像树皮。

    变化还不仅限于此,那些藤蔓也发生了变化,不但变得更为粗壮了,而且颜sè也变成了暗红sè,上面甚至还出来一层坚硬的表皮。但是那些被chōu取了身体jīng华的仙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身体迅速干瘪,很快就变成了咸鱼干,最后更是寸寸碎裂,化作了飞灰。

    经过几轮打击之后,仙人还能够保持完好的已经十不存一了。很多人都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再也顾上追杀叶知秋了,纷纷掉头逃跑,但是叶知秋早已经明白了斩草要除根的道理。

    一个意念,那些已经成为了叶知秋的傀儡的仙人发起追击,一条条暗红sè藤蔓化作了一道道流光电shè而出,或是如长枪一般直接扎向那些逃跑的仙人,或者相互配合,形成一张张大网将那些逃跑者罩住。

    但是最后能够幸存下来的仙人都是jīng英,那些全身长着藤蔓的仙人的攻击虽然很犀利,但是终究无法将他们一网打尽,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可以逃出生天,毕竟他们的对手是叶知秋。

    “想跑?”叶知秋的脸上露出冰冷的笑容。那一只cào控一切的手掌陡然间光芒大盛,放shè出一道道刺目的绿光。霎那间,那些绿芒从他的手掌上消失了,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但是在下一瞬间它们的踪影就现了出来,不过它们的位置比较特殊,出现了在那些正奋力逃跑的仙人的身体上。更准确地说,是化作了一根根绿sè的利箭chā入了他们的背心。

    那些被利箭chā中的仙人立刻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曾经的同伴探出的藤蔓chā中,然后被吸成了人干,灰飞烟灭。

    从仙人来追杀,到叶知秋将他们悉数料理了,看起来时间很长,其实前后只有短短不到一刻钟,超过了十万的仙人就全军覆没了。

    不过取得如此的战果之后,叶知秋并没有露出丝毫的喜悦之sè,倒不是他对胜利无动于衷,实在是他已经失去了喜悦的冲动。如果一个人之前已经接连获得了数十次比这更大的胜利,他也会没有感觉的。

    叶知秋收回了探出去的手,向远方看了一眼,眼神中掠过了一丝厌烦。挥了挥手,那道又高又长的绿sè高墙就向他飞了过来,然后在他的身体周围围成了一个圆圈。而那些身体中伸出藤蔓的仙人在飞身落到了高墙的顶部,面对外面站立,一动不动,似乎他们就是高墙的一部分。

    过了大约十来息的时候,高墙悄然无声地没入了地下,没有留在一丁点的痕迹,就像它根本没有存在过一样,连同高墙一起消失的还有站在它上面的仙人,也是踪迹皆无。

    叶知秋缓缓地走回之前倚靠的大树之前,几乎在原来相同的位置坐下,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神情安详,就像睡着了一般。一眼看上去,就是一个略显疲乏之sè的青年,哪里还有一点弹指间强敌灰飞烟灭的霸气。

    太阳慢慢地沉到了远处山峦下面,天光也变成了没有染好sè的衣服洗涤后的灰白sè。坐在大树下的叶知秋在树影的掩映下,轮廓也模糊了起来,最后只剩下模糊的一片,渐渐地与周围的一切融为了一体,隐没了起来,就像他已经消失了一般。

    太阳证明自己存在的留下的最后一抹暗红也彻底消失了,暮sè就像化作了墨水,将周围的一切都染成了黑sè。偶然响起了几声的虫鸣,却将周围映衬愈加寂寥。

    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似乎感觉到了秋意的虫儿也感受到了生命的沉寂,慢慢地也没有继续标榜自己存在的意思,于是乎整个天地陷入一片死寂之中。最后,风儿也似乎感觉到了莫名的压力,也停止了。

    但是没有声音不代表一切都平静了下来,就像平静的水面往往会有汹涌的暗流,这一次也不例外,那棵叶知秋倚靠着的已经分不清楚人和树的大树,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又似乎是被夜sè吞没了。

    它居然在在无声无息之间消失了,先是树梢,接着树干,最后是树根,好像很快,又好像过去很久很久,不过不管怎么说,它就消失了,与它一起消失的还有靠着它的叶知秋。

    “咦?”突然夜sè之中响起了一声低微的叫声,声音中带着一丝诧异,似乎是遇到了什么不能理解的事情。

    接着,大树消失的地方,确切地说是叶知秋消失的地方出现了一点黑sè。它是那么的明显,它于黑夜的关系,就如同太阳于白昼的关系,虽然是在黑夜之中,它依然无法隐蔽它自己的存在。

    那点黑sè在距离地面大约一人高的地方绕了一圈,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不过什么都没有寻找到。过了大约五息的时间,它慢慢地润散开来,就像墨水滴入了清水之中。不过它显然比墨汁的本领要大很多,虽然它扩大的范围很大,并且还在持续扩散,但是它的颜sè却没有淡化分毫,被它沾染的地方和它本身一样的黑。

    那点黑sè润散出来的颜sè是那么般的深沉,被它覆盖的范围,即便是再好的视力也无法窥见一点,并且它还十分的可怕,就像一个可以吞噬一切的怪物。只要所过之处,一切都消失无踪,无论是高耸的大树,还是坚硬的大石头,全部没有了踪迹,地上只剩下了一片好像被人jīng心整理过的平坦。

    当黑sè扩大到方圆二十里作用的时候,一个声音突兀地响起:“我就不信你能够逃出我的手掌心。”冰冷yīn森的语调在死寂的夜晚中响起,让人听了头皮发麻,脊背发凉,全身起jī皮疙瘩。

    随着声音响起,黑sè似乎被注入了无穷的能量,砰地爆炸开来,以极快的速度四面八方疯狂地扩散。似乎只是眨眼的功夫,方圆超过千里的区域就已经陷入了一片绝对的黑暗之中,不但看不见周围的情形和天上细微的星光,就是将五根手指放在眼前也无法看清分毫。

    黑sè顿了一顿,但是停顿的时间不到十息,之前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不过里面除了yīn冷之外还多了一丝怒气:“我今天一定要将你找出来。”说着,黑sè再次爆发,这一次爆发的气势更大,居然一下子就覆盖了整整方圆近万里的区域。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仔细看,并对比黑sè的前后变化,就会发现了它的颜sè比之淡了一些,虽然很细微,不注意看根本就发现了不了,但是它终究是黯淡了一些,显然它的扩张已经接近了它的极限。

    不过黑sè这么做显然取得了它想要的结果,那个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其中充满了得意:“我就说你逃不掉的。怎么样?还是被我抓住了?”

    “是吗?”它的话音刚落,一个淡漠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和声音一起响起的还是有一团光,很亮,不知道是因为黑sè的映衬,还是它本身就很亮,反正它实在是很亮,轻易地撕开了深沉的黑暗。

    在光团之下隐隐站着一个人,虽然看不清楚他的具体相貌,却自然而然地散发着一股强大气势,似乎整片天地的中心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