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8章 虎口夺食

    .9971599715.面对着突然出现的变故,叶知秋眼中寒光一闪,鼻子中哼了一声:“不知死活的东西”说着,探出了另一只手。

    一只方圆超过百丈的淡绿色大手凭空出现,随着叶知秋手掌挥动的方向和动作,向那几个虎口夺食的黑影狠狠地抓了过去,气势极为悍烈,如果真的被抓住了,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那几个黑影也似乎没有想到叶知秋的反击会这么凌厉,不禁微微愣了一下,就是这短暂的一愣神,绿色大手一下子就扣到了他们的脑门上了。眼看他们就在在劫难逃了,可是大手合拢之后,叶知秋的神色却微微一变,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意外。

    随着他的手掌一张,那只绿色大手也张开了,居然是空空如也,十拿九稳的一抓居然连敌人的毛也没有摸到了。这让叶知秋不禁有些奇怪,似乎他们在大手合拢的瞬间凭空消失了。

    就在叶知秋思考那几个人逃掉的可能时,一柄黑漆漆的长剑在他的背后悄无声息地出现了,不过奇异的是并没有看见拿着宝剑的人。黑剑上面突然乌光一闪,化做一道黑色的流光直Cha他的背心,是又快又狠。

    刺中了黑剑笔直地精准地Cha中叶知秋的后背,方位分毫不差,正是叶知秋心脏的位置,但是宝剑的主人高兴的太早了,剑是刺中了叶知秋,不过它仅仅刺破他的衣服就停遭遇到了巨大的阻力,停滞不前了,即便用大力前推依然没有丝毫的效果。

    黑剑的主人也是一个极有决断的人,发现偷袭失败后,立刻果断地选择了放弃,黑剑立刻回收,准备借助诡异的手段再次消失。至于是寻找机会继续攻击还是选择撤退将完全由他决定了。

    但是意外出现了,一股淡淡的波动从叶知秋的身体上急速扩散,自然那柄黑剑也在波动扩散的范围内,尽管它回撤的速极快,但是它还是不可避免受到了影响,速由快如闪电变成了可悲的蜗牛。

    叶知秋不慌不慢地转过了身,轻轻地一探手就将黑剑牢牢地抓住了,紧接着猛地往回一拉,黑剑被硬生生地拽了过来。嗯,后面还有附带一件小礼物,是一只青中泛紫的手臂,在在歧见位置断裂,伤口鲜血淋漓,看起来是被他硬扯下来的。

    对此叶知秋并不感到惊讶,因为那只手臂就是因为他而断掉的,他原本通过仙元将持剑者的手掌和剑柄粘合在一起,是为了将它连同它的主人一起拉出来,但是它的主人选择了壮士断腕。

    叶知秋扫了一眼黑漆漆的宝剑,不错,和他估计的有些差距,原本他以为是一件普通的仙器呢,没有想到居然是一件品质很高的仙器,而且还烙印着极为罕见的湮灭法则和空间法则。方才用它来测试身体强还真是有些冒险,不过如果他真的感觉到危险的话,他还有很多手段可以轻易化解的。

    叶知秋微微皱起了眉头,冷声说道:“朋友,你们最好还是自己现出身来,否则就不要怪我不讲情面了。”但是周围久久没有回应,也不知道到偷袭者已经离开了,还是装聋作哑不搭理他。

    叶知秋的眼神冷了下来,一边将仙石矿脉和黑剑扔进了绿竹仙源,一边寒声说道:“朋友,既然你们不识抬举,也就不怪我辣手无情了。”

    过了大约十息的时间,叶知秋见敌人还没有动静,两眼中之中放射出淡绿色光芒,私下扫视。突然他向前左前方跨出了两步,双手齐伸,一下子Cha入了虚空,然后猛地朝回一拉。空间一阵波动,一个奇异的物件随着他的双手被拉了出来,是一条船,大约五丈长短,是普通的乌篷船的模样,并不起眼。

    但是叶知秋不这么想,它能够存在于无尽虚空之中,就很不简单。之前他也因故进入过无尽虚空,以浓缩了一颗星辰精华的破天球都会遭到腐蚀,由此就可见无尽虚空的危险了。

    船被从无尽虚空拉出来之后,剧烈地震动了起来,周围的空间都跟着波动,可见力量极为强大,但是可惜它遇到的是叶知秋,任它如何挣扎,依然无法挣脱叶知秋的手掌。

    叶知秋冷笑一声:“哼。不要再做无谓挣扎了。识相的就快一点出来,省的我将你们逼出来,面子不好看。”

    但是乌篷船中的人显然没有理会叶知秋的苦心,随着一声Yin冷的笑声,叶知秋手中抓着的船突然剧烈震颤。刹那间,咔咔碎冰之声连响,以叶知秋手掌抓住的船的部位为中心,蛛网般的裂痕向四周辐射开来。

    空间裂痕的攻击方位显然是以叶知秋为重点的,面对他的黑色裂纹又多又宽。面对可以撕裂一切的空间裂纹,他丝毫不见慌张,甚至抓住船的手也没有松开,只是张开嘴,喷出一道淡淡的白气。白气所过之处,所有的空间裂痕瞬间被弥合了,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甚至连船的颤抖也停止了。

    叶知秋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既然各位这么羞于见人,那我就将你们请出来。”

    说着,叶知秋抓住船的手微微一震,一股强大不可阻挡的波动瞬间传遍了整条船。伴着几声闷哼,几个黑影从船篷之中飞了出来,毫无反抗之力。

    那是四个一身黑衣,连头部也笼罩在黑色头蓬的人,身上散发着一股Yin寒暴戾的气息,四双碧绿、狼一般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叶知秋,冰冷而Yin邪。只不过现在都有些闪烁不定,似乎是怯于叶知秋的手段。

    叶知秋微微皱了皱眉头,淡淡地问道:“你们为什么要偷袭我?给我一个理由。”语气虽然平坦,但是带着一股凛然的强压。

    四人中个头最高的人冷声答道:“没有理由。阁下如果给我们兄弟面子,我们之间的一切一笔勾销,如果阁下不愿放手,划下道来,我们兄弟接着就是了。”

    叶知秋眉梢不禁微微挑了一下,他原本以为他已经将四人最大的依仗——乌篷船拿下,并且展现了他的手段,他们不说有所顾忌,最起码也应该有些畏惧才对,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们依然如此强硬。

    “好”叶知秋露出一丝感兴趣的神情,“我这就是领教一下四位的手段。”

    叶知秋抬起了一只手,宽大的袖子向四个黑衣人轻轻一拂,立时一股强大气劲向他们碾压了过去,所过之处,空间虽然没有碎裂,但是依然发出了咔咔的炸裂声之声,气势极为凶悍。

    四人对视一眼,其中三个向前跨出了一步,将其中一个缺少了一只手掌的黑衣人挡在了身后,然后一探手,每人手中分别多了一柄黑漆漆的宝剑,和叶知秋之前夺过来的宝剑一模一样。

    三柄黑色宝剑一起放射出黑沉沉的光芒,被六只手高高举起,对准叶知秋狠狠地劈过去。立刻三道粗大的黑色空间裂缝出现了,向前急速蔓延,目标正是叶知秋,顺带着叶知秋的发出的气劲也被剖成了数瓣。

    叶知秋眼睛一亮,露出一丝兴奋的光亮,屈指轻弹,…淡淡的白光一闪而过,准确地撞击在三柄黑色宝剑力量最薄弱的地方,连位置都一模一样,分毫不差。

    叮的一声轻响,三柄黑色宝剑从黑衣人的手中飞出,握着宝剑的手臂高高扬起,连带着他们的身体也向后倒退而出,不过他们的方向正是被击飞的宝剑,显然他们是想借力打力,冲过去收回宝剑。

    但是他们的如意算盘显然是打错了,就在他们虎口崩裂、鲜血淋漓的手掌将要抓住宝剑的前一瞬间,它们突兀地消失了。与此同时,叶知秋的手掌从无尽虚空中抽了出来,掌中抓着的正是那三柄黑色宝剑。

    四人黑衣人对视了一眼,齐齐点了点头,一起将头转向了叶知秋,充满怨毒和暴戾的目光死死盯着叶知秋,然后出其不意向叶知秋一挥手,数十点黑色的小点向他激射而去。

    看见那些快速飞来的小点,不知道为什么,叶知秋脑海中闪过了一丝警兆,一股强烈的危险感涌上他的心头。V!~!.

    99715

    99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