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动手

    第309章动手

    枯荣仙君看见鲨魔老怪和那片黑色的海洋一起到了他的面前,神色略微紧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平静地说道:“鲨魔老怪,看样子,我们势必是要战一场。不知道你敢不敢跟我来?”

    “哈哈……”人身鲨头的鲨魔老怪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大笑,似乎听见了什么极为好笑的事情,声音饱含着讥诮的意味。

    枯荣仙君脸色微微一沉,冷声问道:“鲨魔老怪,你笑什么?我说的话难道有什么好笑的地方?”

    “哈哈……有什么好笑的地方?你的话岂止是好笑,简直就是荒唐”

    “鲨魔老怪,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话是什么意思,你自己不明白了吗?枯荣老怪,你就不要打如意算盘了。你说杀了我那么多的同类,现在见我到了,你就想转移战场了,是不是怕我杀了你的同类?”

    枯荣仙君表情冷了下来,说道:“鲨魔老怪,你准备干什么?”

    “我不准备干什么。不过你要想跟我大战一场的话,你必须在身边的小崽子和你其他的同类身上做出一个选择,只要让我杀死了他们两者之一,我就答应和你决斗。”

    “我如果两者都不选择呢?”

    “枯荣老怪,如果你不答应我的要求,就休怪我不遵守规矩。这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我想你应该很清楚。”

    “鲨魔老怪,你威胁我?”枯荣仙君的慢慢地涌上了杀机。

    鲨魔老怪丝毫不在意,用略带调侃的语气说道:“怎么,枯荣老怪?我就是威胁你了,你能够拿我怎么样?枯荣老怪,你快一点选择吧我的耐心可不好。”

    “鲨魔老怪,你难道不知道破坏规矩会有什么后果吗?”

    “我怕什么。要说后果也是你承担才对,刚才可是你先出手的。”

    “鲨魔老怪,你休要颠倒黑白刚才我是出手了,但是我在我们人类自己的地盘上动手的,你倒说一说我什么地方破坏了规矩。”

    “这个……这个……”鲨魔老怪显得有些语塞,不过很快它身体上就爆出了一股暴戾而凶残的气势,“我不光你是不是在自己的地方动手的,但是事实却是我的同伴死了,我就是要为它们报仇。”

    “哼”枯荣仙君冷笑了一声,说道,“想报仇直说不就得了,何必拐那么大的腕子?鲨魔老怪,你现在就放马过来吧我接着”

    “好,好,好。这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说着,鲨魔老怪一挥手,数之不尽的怪物从身下的黑色海洋之中冲了出来,小到寸许长的尖针状怪鱼,大到超过百丈的鲨鱼状巨兽,铺天盖地一般向枯荣仙君和叶知秋师徒扑了过来,遮天蔽日,将整片天空都遮住了。

    “雕虫小技”枯荣仙君一挥袖子,一道无形的波动闪过,那些怪物瞬间腐朽,距离他们还有不短一段距离时,它们已经化作了灰烬落了下去。

    扫除了遮住眼睛的怪物之后,枯荣仙君看到的情况,让他勃然大怒,怒声骂道:“鲨魔老怪,你竟敢如此放肆”

    原来鲨魔老怪用身下黑色海洋中的生物攻击枯荣仙君和叶知秋的举动只是一个幌子,他根本没想过那样的攻击可以伤到他们,它发动这一次攻击只是为了转移他们的视线,为它即将展开的动作争取时间。

    滔滔的黑色大水如天河倒泄一般,向跟在枯荣仙君和叶知秋身后不远的仙军倾泻而去,大有一举将他们悉数吞没的架势,而且已经距离他们不是很远了。

    枯荣仙君冷哼一声,一般抓住了叶知秋的肩膀。叶知秋只觉得眼前一黑,待他再次看清楚东西之后,他和师父枯荣仙君已经出现了数十里外仙军的最前面,而迎接他们的正是滔滔而来的黑色大水。

    面对着滔天的大水,枯荣仙君丝毫不慌,先是一挥手,已经出现过数次的波动再次出现了,即便是无形的水依然变得干涸枯朽,不过由于水势太大,想在它们到达了仙军面前将它们全部清除掉显然是不可能的。

    就在叶知秋猜测师父会怎么做的时候,枯荣仙君的声音在他的脑际响起:“徒儿,注意看了”声音未落,他挥动一下另一只手,大水干涸糟朽之后留下的黑色泥巴样的东西顿时发生了奇异的变化,生机勃勃的绿光喷薄而出,在滔滔大水之前形成一面绿色墙壁。

    变化并没有到此为止,墙壁还在发生着变化,无数的植物,不论是水生的还是陆生的全部都在快速生长,并且所有的植物都在相互交织,相互缠绕。转眼的功夫,硬是形成了一面风雨不透的大墙,即便枯荣仙君撤掉护在墙面上的绿光,大水也不会渗进来。

    其实这时叶知秋看到的仅仅是冰山一角而已,枯荣仙君发动的仙术威力要比他看到的大上很多倍。如果他能够升到更高的空中向下看的话,他就会发现植物组成的墙壁不仅仅挡住了涌向仙军的大水,还一直顺着鲨魔老怪脚下的黑色海洋的边缘蔓延,似乎要将这片海洋悉数禁锢起来。

    挡住了滔滔的黑水之后,枯荣仙君却在所有仙军都长长出了一口气,露出轻松的表情的时候,突然转过身,面对着他们厉声喝道:“你们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走你们难道想死不成?”

    仙军先是一愣,不过他们马上就明白了枯荣仙君的意思,掉转头,使出全身的力气,飞驰而去。他们知道鲨魔老怪敢来孤身犯险绝对不是易与之辈,枯荣仙君能够为他们挡下一拨攻击,不代表他能够为他们挡下所有的攻击。再说了高手过招容不得半点分心,如果因为枯荣仙君要守护他们而被敌人所乘,他们罪过可就大了。所以不管是为了自己的性命,还是为了大局着想,他们立刻都是最佳的选择。

    果然鲨魔老怪的手段不仅仅于此,看见枯荣仙君用植物筑墙封住了他的身下的黑色海洋,一点也不着急,腾身从所处的黑色海洋之中飞了起来,张开大嘴,对准那些撤离的仙军做出一副大吼的模样,不过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

    叶知秋不知道枯荣仙君是什么感受,他自己在那一刹那,感觉心脏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握住,使劲的揉捏,一股剧痛从身体内爆发出来,让他眼前一阵发黑。

    在他运功抵御身体内爆发出来的痛苦时,依稀看见枯荣仙君做出了动作,至于他具体做了什么,他倒不是很清楚,不过当他身体的剧痛稍微减弱一些之后看到的结果却不是很尽如人意。

    不知道是枯荣仙君没有完全封堵掉鲨魔老怪的攻击,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正在撤走的仙军中的一部分遭到了攻击,死状极惨,很多就像被石头碾字碾过一般,血肉模糊一片,剩下的则像体内被充满了气,承受不住爆炸了,化作一蓬蓬的血雾,尸骨无存。

    枯荣仙君的脸上涌起一层怒色,身体凭空飞起,拦着准备继续施虐的鲨魔老怪的面前,叶知秋也随着赶了过去,站在他背后,一句话也不说。

    叶知秋赶到时,枯荣仙君刚要说话,鲨魔老怪却抢在了他的前面,挑衅似的说道:“怎么,枯荣老怪?生气了?你的气量未免太窄了一下吧?你杀死我们那么的同类的我没有生气,我只不过杀死区区几个而已,你……”

    “闭嘴鲨魔老怪,你我交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没有必要搞这些虚的,我们还是手下见真章吧。”

    “我也正有此意你身后的那个小崽子是你的新收的徒弟吧?要不要我给你一点时间,让你将他送走?否则,你输的话,又要找借口了。”

    “信口雌黄”一言不合,一人一魔顿时大打出手,这时叶知秋才真正见识仙君级别高手的拼斗时的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