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得宝

    几乎是下意识地,嗜血一记重拳狠狠地砸向了叶知秋的下巴,但是让他有些奇怪的是,叶知秋居然没有丝毫躲避的意思,眼神中反而掠过了一丝讥诮。

    就在嗜血的拳头距离叶知秋的下巴还有大约一寸远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件相当恐怖的事情,他不能动了,全身上下都不能动了,除了思维还能动之外,体内的真元和元神都被禁锢了。

    嗜血听见叶知秋在和一个人说话:“晶菱,你说这个人怎么处理?”

    “主人,这个人的元神已经和银腹蝰蛇完全融合到一起了,充满了个剧烈的蛇毒,根本无法利用,否则倒可以用吞天噬地**,炼化他的元神,壮大你的元神。”

    “倒是有些可惜了。对了,木生他们你通知了没有?不要待会我拿到了幽冥圣桥,却找不到他们啊。”

    “主人,你放心他手中拿着的铜镜带有我的一丝气息,我已经通知了他们。他们会很快找过来的。对了,主人,我看我们还是处理这个人吧。”

    “晶菱,我们现在处理了他不好吧?万一我们拿到幽冥圣桥之后不知道怎么用怎么吧?不如我们先留着,等问出了幽冥圣桥的用法之后再做处理?”

    “主人!”晶菱将声音拉长了,“你不是还有我呢吗?幽冥圣桥的使用方法我就知道。”

    “那好呗。这个人就交给你处理了。不过我一个问题想问你,你为什么要这么急着处理他呢?你能够告诉我原因吗?”

    “嘘!”晶菱将一根葱段似的手指竖在了红唇之前,“主人,你先不要问这么多了。等我处理了他之后我就告诉你原因。”

    话音未落,嗜血就听了一连串冰面碎裂的声音,接着他感觉自己沉了下去,沉向了无底的黑暗。他想叫喊却发不出一丁点的声音,想动弹却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只能往下沉,再往下沉,带着绝望。

    其实嗜血的死亡在叶知秋的眼睛中也带着诡异,晶菱屈指在定住嗜血的镜光上轻轻一弹,发出了一声清亮的脆响,就像两块玉石相撞,清脆悦耳。接着那道镜光的内部就出现了蛛网般的裂纹,碎裂,崩坏,而被镜光镜光罩住的嗜血也跟着发生了同样的情况。

    但是让他很奇怪的是,并没有出现血肉模糊的情况,嗜血碎裂后居然没有流出一滴血来,就好像是一个空壳子,只有一点蝌蚪状的红色小东西在不停地游动,不停撞击着镜光的外壁,试图逃跑。

    此时晶菱的神情略微显得有些凝重,镜光中间出现了一些宛如蛇一样的游动的光丝,不停地套向那个蝌蚪状的红色东西。不过那个小东西极为滑溜,光丝围追堵截都没能够抓住它,直到光丝结成了网,才将它套住了。

    光丝收紧,深深地勒进小东西的身体中,并不停地向它缠绕,就像捕捉到猎物后蜘蛛放出的蛛丝。虽然被擒但是小东西依然不肯屈服,拼命地挣扎,在它就要完全被光丝淹没的时候,它身上突然光芒一闪,浮现出了一个虚影,是一个人的头部,虽然五官还有些模糊,但是他脸上的神情,特别是眼睛中的邪恶,让人很不舒服。

    一个低沉冰冷的声音从人头中传了出来:“你们是谁?好大的胆子!居然敢伤害本大帝的血奴,你们不想活了吗?你……”

    见人头说话了,晶菱脸上露出一丝焦急,急声说道:“主人,快!快用真火烧它!”

    叶知秋没有多问,探手按在镜光之上,金色火焰喷涌而出,瞬间就淹没了那个人头。

    人头将目光转向了晶菱,眼神中突然间露出了惊骇之色:“你……你……你是……”不过没有等它讲话说出来,整颗人头就在火焰的焚烧之下,熔化消失了。

    等到晶菱看着被光丝绑着的小东西被火焰彻底焚毁之后,终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连声说道:“好险!好险!真是好险!”

    叶知秋收回了手,看着晶菱,平静地问道:“晶菱,这下你能够告诉我原因了吧?”

    “当然可以。其实原因很简单这个家伙是血光的血奴。”

    “血奴?”

    “不错。血光修炼的《血海宝典》中记载着一项阴邪的法术,叫做寄血术。他将一丝元神寄居在一滴精血中,然后他选择一个目标,将这滴带有他烙印的精血打入目标的体内,这一滴精血就会融入了目标的身体之中,而目标却毫无所觉。必要的时候,精血中的那一丝元神甚至可以直接接管和操控目标的身体,做它想做的任何事情。其实寄血术最大的作用掠夺目标的能量,精血和目标完全融合后,就会和目标的精气神彻底融合,血光只要通过一定的手段就可以将目标精气神彻底掠夺一空,化为他自己的能量。血奴就是这种被施加的寄血术的人。”

    “寄血术真有这么可怕?”

    “当然,否则血光哪能够在那个强者如云的年代中称霸一方呢?其实寄血术还有一个功能,就是将目标炼化成自己的分身,如果精血长时间呆在目标的体内,并和目标的精气神达到高度的契合,血光就可以在某一个合适的时间,彻底抹掉目标的意识,将他化作自己的一个分身,任意操控。”

    叶知秋点了点头:“是这样啊。对了,晶菱,你刚才急着让我用真火焚化那一丝血光大帝的元神,是为了什么?难道时间久了它可以将我们的信息传递给血光大帝不成?”

    “主人,你猜的不错。寄居在精血之中的元神虽然很少,但是毕竟从血光的元神中剥离出来的,两者之间还是会有感应的,如果血光感应到这一丝元神处境不妙,极有可能运用神通进行探测,那样的话,他就有可能知道我们的情况。虽然不知道血光现在的情况如何,但是以他的实力,即便只是恢复了一丝实力,也不是我们能够应付得了的。”

    叶知秋点了点,没有说话,探手一招,一枚红色的小球和一只黑色戒指从镜光中飞入了他的掌心。

    他先是拿起了那颗红色小球:“这就是他寄托元神的内丹?”

    晶菱接过来,举到眼前,眼睛放射出了一道奇异的光亮,似乎可以看透小球内部的情况。过了一小会,她放下小球,淡淡地说道:“这颗内丹虽然没有主人那一颗远古龙族龙珠那么好,不过品质也已经相当好了。如果不是被血光杀死的话,相信要不了一百年,这条银腹蝰蛇就能够化为毒龙。”

    “毒龙?不是应该化作毒蛟的吗?它怎么直接跳过去呢?”

    “这就是我说这颗内丹品质好的原因。这条银腹蝰蛇的血液居然含有一丝远古毒龙的血脉。尽管相当的稀薄,但是只要它能够激活那丝血脉,它就可以化作毒龙。”

    “主人,你收着吧!等将来你的属下哪个突破了化神期,你可以赏赐给他,保证他会对你死心塌地的。”晶菱将蝰蛇的内丹递给了叶知秋。

    晶菱的话没有夸张,一颗品质好的内丹是化神期修仙者梦寐以求的,有了内丹,特别是好的内丹寄托元神,可是和没有内丹寄托元神的很不一样的。就像不久前,嗜血用元神显化的手段,显化出了一条巨蛇,对幽冥大帝留下的禁止发动了攻击,结果却被禁制反击,元神显化的巨蛇被斩成了数十段。

    就是因为他有蝰蛇内丹寄托元神,虽然显化的巨蛇遭到了致命的打击,但是他的元神却没有受多大的伤害,稍微休养一段时间,就能够恢复如初了。如果他没有蝰蛇内丹寄托元神的话,那样的重创就能够让他的元神彻底崩溃,甚至可能要了他的命。

    除此之外,高品质的内丹被修仙者看中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好的内丹都十分的结实,而元神寄托在内丹中,只要内丹没有被彻底击碎,元神就不会彻底崩溃。

    叶知秋收起了蝰蛇内丹,拿起了那枚黑色的戒指,不过却没有试图去察看,修为高的修仙者为了防止别人觊觎自己的宝物都会在储物工具上设置一些禁制,有一些还相当的恶毒,在不了情况的状况下,贸然去探察显然不是一个明智之举。

    接过戒指后,晶菱的眼睛中再次放射出了那种仿佛可以看透一切的目光了,只过了短短的几秒钟,她伸手在戒面上搓了两下,递还给叶知秋,淡淡地说道:“主人,可以了。这枚戒指上设置的禁制,我已经彻底破除了,你可以直接拿东西了。”

    叶知秋接过了,用神识向里面一探,空间很大,差不多可以装下一座小山,品质相当不错,里面的东西也很丰富,品质也都不错,不过他却没有注意这个,他开始寻找幽冥圣桥,但是让诧异的是他找遍了储物戒指的每一个角落,居然没有发现幽冥圣桥的存在。

    就在焦躁不安的时候,终于在一堆灵石的下面发现了一个可疑的石头盒子,打开一开,一座二尺来长半透明的桥赫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不过当他用神识去探察它的情况时,却遇到了麻烦。

    神识刚刚接触桥身,立刻就陷入了一片深沉无比的黑暗之中,那片黑暗是那么的深,连神识都无法“看”清楚周围的情况。就在他准备收回神识的时候,却发现那一丝已经深深陷入了那片黑暗之中,无法自拔,似乎神识已经和那片黑暗融为了一体。

    叶知秋只好切断了神识,将幽冥圣桥递给了晶菱,有些担忧地问道:“晶菱,这个幽冥圣桥好像有些问题,你能够搞定吗?”

    “主人,你放心啊。这还难不倒我!”晶菱显得信心很足。

    晶菱先是将幽冥圣桥托在双手之间,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过了大约一分钟,猛地睁开了眼睛,左面的眼睛中放射出了一道淡淡的透明白光,照了桥面的正中。

    白光慢慢地探了下去,虽然从桥身上看侵入的速度一定也不快,但是站在一旁的叶知秋却发现了一个怪异的现象,他的目光顺着透明的白光看下去,却发现白光正在以一种无法比拟的高速飞快前进,一眨眼的时间,就不知道前进了几百几千里。而且白光的前行也不是顺顺当当,无遮无挡,往往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障碍,有火焰、有大水、有石壁……不过所幸最后都被白光一一洞穿了。

    过足足有一刻钟,白光停止了前行,照在了一块幽深黑暗的地方,那里是如此的黑暗,白光也只能照亮脸盆口大的一片地方。

    这时晶菱的声音响起,却显得飘渺而空灵,和她平时说话很不一样:“醒来!醒来!醒来……”大约唤了七八声,奇异的一幕出现了,一个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婴孩爬进了白光照亮的地方。

    婴孩抬起了头,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当他看见了晶菱的脸,突然伸出了双臂,奶声奶气的喊道:“麻麻!麻麻!麻麻……”

    晶菱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眼睛中的白光开始回收,而那个小婴孩也裹挟在白光中被带了出来,这一次的情况比白光进去时还要困难,那些所有阻隔白光前进的障碍都变得更为巨大了,火焰和大水都变成了大海,而石壁更是变成了大山……

    晶菱的眼神陡然变得冰冷起来,霎那间,白光亮了数倍,并放****万丈光芒,火海和大海都被蒸干,大山则被轰平,其他各种障碍更是不在话下。

    最后白光收回了晶菱的眼睛中,而小婴孩而被留下了桥面之上。他还是张开双臂,跌跌撞撞地向扑向晶菱,口中叫着:“麻麻!麻麻!麻麻……”

    在他将要从桥面上跌下去的时候,晶菱伸长了一只手,将他抓在了手中。一手婴孩,一手幽冥圣桥,一起递给叶知秋:“主人,给你!”

    叶知秋看着那个不停乱动的小婴孩,讶异地问道:“晶菱,这是什么东西?”

    晶菱一把将抱着她手指猛啃的婴孩塞到了叶知秋的手中,没有好气地说道:“还能是什么?当然是是幽冥圣桥的器灵啦。”

    “幽冥圣桥的器灵?”叶知秋诧异地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