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落幕与开始

    一凤一龙展开了激烈的搏斗,金凤一扇翅膀,方圆几里甚至十几里就陷入了一片火海,即使是落在石头上,依然火势不减;青龙一摆尾,就带起一道强劲绝伦的劲风,往往在地面上犁出一道看不见尽头,不知道多深的沟壑。

    不一会的功夫,方圆百里之内,已经完全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在火海中还不知出现一道道黑漆漆的深沟,将其切成不规则的小块,不过很快又会被赤红的火焰掩盖。

    天空上,一凤一龙已经完全失去了踪迹,只能看见一团黄影和一团青影相互纠缠,时而前后追逐、时而相互碰撞、时而缠斗在一起……

    虽然看不清一凤一龙的模样,不过它们的叫声却高亢刺耳,好像被鼓槌一次次重重地擂在鼓膜上,震得人脑海中嗡嗡作响,头晕欲呕。

    尽管叶知秋已经屏蔽了声音,但是依然有一股听不见的声音在他脑海中震荡,让他不得安宁。而那些退开的,或者准备地说是逃开的火鸾和藤怪就更加不堪了,摇摇晃晃、晃晃悠悠,好像喝多了的醉汉。

    战斗依然在继续,虽然没有一开始的猛烈,但是却更为惨烈,往往是以伤换伤,不过幸好它们的身体都是虚幻的,受了伤之后,只要本体没有损失,伤口很快就会愈合。

    一凤一龙散发出来的气势让周围数百里鸟兽绝迹,不过让叶知秋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虽然荒墟方圆万里,虽然进入荒墟中的修仙者很少,但是一凤一龙的战斗动静实在是太大了,等到快中午,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后,从荒墟中间的位置先后飞来好几个黑点。

    不大一会的功夫,叶知秋就看清楚了他们的样子,是散修联盟的人。进入荒墟之前,叶知秋就曾经仔细地看过每一个人的脸,凭借修仙后全面提高的记忆力,他不但记住了每一个人的相貌特征,还记住了他们的所属门派。

    几个散修联盟的修仙者被引过来,叶知秋并不感到惊讶,毕竟一凤一龙闹出的动静在那呢。但是让叶知秋吃惊的是,他从他们身上看到的异状,血红色的光焰将他们整个笼罩其中,将他们映得通红一片。同时他也知道了,他第一次见到他们时为什么会觉得他们怪怪的,因为都是经过伪装的血徒(叶知秋给那些被魔血侵染的修仙者取得名字)。

    几个血徒来到切近,看见正在拼斗的一凤一龙,显得都很激动,相互之间交头接耳。难怪他们如此,血徒除了可以吞噬同类的血液壮大,还可以通过吞噬一些强大的动物的血液提升自己。一凤一龙如果两败俱伤了,他们吞噬了它们的血液后,只要能够撑过反噬期,他们的实力就会有一个巨大的提高,而龙凤是传说之物,平时根本不可能见到,由不得他们不激动。不过他们没有叶知秋的好眼力,根本没有看出来,天空中鏖战的一凤一龙根本名不副实。

    观察了一会,几个血徒看见一凤一龙的伤势已经很严重了。这次是真的严重,叶知秋通过它们的伪装,清楚地看见了它们的本体已经受了伤。

    藤怪之王大大的脑袋上被扯开一条长长宽宽的伤口,正处在它紫色巨眼的下面,差一点就让它成了瞎子,那是火鸾之王幻化成的凤凰用翅膀切的。从那一道几乎将它整个脑袋切为两半的伤口中向外喷涌着红色的液体,脑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萎缩下去,不过在青色光芒的填补下,终于还是封住了伤口,不过藤怪之王已经显得很萎靡了。

    火鸾之王虽然貌似偷袭成功,但是它并没有躲过藤怪之王的凌厉反击,它幻化的青龙一爪豁开了它胸腹。那一爪子太狠了,火鸾之王的肠子都流了出来,不过具有远古血脉的生物就是强悍,流出来的肠子居然自己缩了回去,而且伤口还自己闭拢起来,而且在火焰的灼烧下,快速收口了。不过受此重创后,火鸾之王的体表的金凤愈发虚幻起来,甚至有些地方已经模糊不清了。

    虽然彼此受了重伤但是它们依然没有罢手的意思,作为各自种群的首领,在损失了这么同类后,无论如何是要分出一个胜负的,否则根本无法给谁死去的同类一个交代。

    那几个血徒却从中看到了希望,在交头接耳地讨论了一番后,他们开始了动作。虽然叶知秋听不清他们说了一些什么,不过从他们的行动上看,他还猜出了他们的大概意图,不过他的嘴角很快就浮现了一丝冷笑,火鸾之王和藤怪之王再落魄,也不是他们几个可以染指的。

    叶知秋眼珠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披着隐形的披风,向远处飞起,等距离一凤一龙争斗的现场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他撤掉了隐形披风,装作是一个被吸引过来的修仙者,快速接近。

    果然不出叶知秋的所料,血徒们为了怕一凤一龙被别人抢走,决定铤而走险。他们当即刺破了手指,喷出红色的血液,用血液幻化做丝线,结成一张红色巨网向一凤一龙罩过去。原本没有功夫搭理他们的一凤一龙愤怒了,它们暂时放弃了攻击对手,一致对外,对那几个血徒发动了攻击。

    火鸾之王发出了一声愤怒的鸣叫,从幻化的金凤口中喷出了一道金色的火焰。火焰接触到血网后,瞬间燃烧了起来,火焰就像蛇一样血徒们蹿了过去。

    就在血徒们切断网线准备逃跑的时候,从藤怪之王的幻化的青龙口中喷射出了几道暗淡的青影,居然瞬间缠住他们的腰腹。青龙一摆头,将他们硬生生地扯了过去,而迎接他们的则是金凤用翅膀卷起的滚滚火浪。

    “不可能?它们怎么这么厉害?”“它们实力不是被压制了吗?”“啊!救命啊!”……血徒们惊恐地尖叫了起来。

    面对滚滚而来的火浪,惊慌失措的连元婴都没有逃出来就被火焰吞没了,反应过来的从天灵盖遁出了元婴,不过元婴初期修仙者的元婴实在太过脆弱,飞行得速度也不是特别的快,不是被火焰撵上,焚化了,就是被等候在外面的、愤怒的火鸾赶上,一口一个啄得粉碎。

    眨眼的功夫,几个血徒都落了一个尸骨无存的凄惨下场。一凤一龙将目光对准他的时候,叶知秋明智地选择退让,以极快的速度飞驰而去。直到它们的视线看不到他了,他才找一个地方重新披上了隐形披风,潜了回去。

    几个血徒的死亡给叶知秋带来了很大的震动,他不是惋惜他们的死,血徒死得再多也跟他也没有关系,他是震惊于他们的死亡,准确地说是他们死亡的速度。

    他们化血为网的法术,他见识过,极为厉害,可谓刀剑难伤、水火不侵,只要被它罩住,再无逃脱的可能,可谓血徒们的杀手锏。

    但是让他们,也让叶知秋没有想到的是,金凤轻轻喷出的一道火焰居然就将它点燃,而青龙喷出去的青色光索竟然让他们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

    虽然说几个血徒的修为是靠掠夺提升的,但是凭他们可以撑过破丹成婴那一关,就能证明他们还是很有能力的。但是他们却那么轻易的就死了,实在有一些不合常理。

    突然叶知秋脑海中闪过了一个念头,血徒们临死前的喊叫给了他灵感。难道荒墟中的生物的实力已经失去了压制?否则的话,就不能解释血徒们的死亡。

    如果真是因为荒墟的生物的实力失去了压制,那么它们是如何失去压制的呢?难道是因为时间长了,荒墟中的规则发生了什么变化?叶知秋马上否定了这种以可能,既然荒墟存在那多年了,规则一直没有变化,没有道理现在会突然变化。

    如果不是荒墟本身的原因,那么就是外部因素导致的,但是各门各派为了保证门人弟子的安全以及尽可能多的获得宝物,绝对不可能擅自变动规矩。

    那问题究竟出在什么地方呢?难道是因为像散修联盟这样混进来的血徒?但是他们的修为也是符合要求的,难道荒墟会因为他们体内含有魔血就改变规则吗?

    叶知秋摇了摇头,可能性应该不大。那么就是什么原因引起了荒墟规则的变化,让它解除了生物的实力压制呢?他陷入了沉思。

    当一凤一龙的战斗进入尾声的时候,突然一道亮光照进了他的脑际,各大门派的弟子和妖族都是通过捕捉到的那个通道进来的,那么有没有可能通道不止一个呢?如果真的有另外一个通道,而且有另外一拨人从那个通道进入了荒墟,一切疑问就能够等到合理解释了。不过这仅仅是他的一个猜测,究竟准不准确他也不知道。

    叶知秋决定暂时将这个猜测放在心中,以后再慢慢验证。因为现在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正等着他去做呢。

    叶知秋又向前潜了一段,火鸾之王和藤怪之王显然已经到达了极限,它们幻化出来的金凤和青龙已经模糊不清,只能隐隐地看出一个大概的轮廓,并且体型也缩水了很多。

    叶知秋心中暗暗欢喜,不过他不知道解除了实力压制的火鸾之王和藤怪之王,还有什么杀手锏,决定等一等再动手,不过为了发生意外,他还是做了充足的准备。

    等了大约一刻钟,已经再也不能飞的火鸾之王和藤怪之王终于落,不,是摔到了地上,同时它们身上的幻化也溃散掉了,露出了它们本来的模样。

    看着连站起来都困难的火鸾之王和藤怪之王,叶知秋知道他的几乎来了,锁心链穿过地面,和地面保持着大约两三尺深度,快速地爬向叶知秋的目标——藤怪之王一根藤蔓缠绕的龙形拐杖。

    就在锁心链的前端将要靠近龙形拐杖,叶知秋准备强夺的时候,意外发生了,十几点红光的光芒在战场四周凭空出现,拖着一条条的光尾,向重伤的火鸾之王和藤怪之王冲了过去,更有几个光点直扑龙形拐杖。

    叶知秋看着凭空出现的光点,眼睛中放射出了冰冷的光芒:你们还是忍不住,跳出来了,但是你们想抢夺大爷的东西,简直是痴心妄想!他心中一动,布置下的后招悍然发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