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章 猜想

    叶知秋没有问,白映雪代他问了出来:“穆师兄,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她的目光在房间中四个人的扫过,最后停留在了穆如山的脸上。

    “事情有了变化,刚才天工殿的人来通知,说着是打入了蛮荒深处的伪装傀儡被识破,信息收集已经结束了,原订三天后的信息发布改为十天后。”

    “为什么?信息收集提前结束了,不是可以提前公布消息了吗?为什么信息发布要延时呢?”

    “关于这个问题,天工殿的弟子也解释了。要是伪装傀儡不被识破,三天后它就可以将收集到的信息带回来。现在伪装傀儡被摧毁了,信息收集器就被遗留在被摧毁的伪装傀儡上,需要派人找到被摧毁的伪装傀儡,将它带着的信息收集器拿回来,这需要时间。”

    “伪装傀儡都被发现了,难道那个什么信息收集器不会被妖兽发现吗?”

    “这一点也是我们担心的,不过天工殿的弟子承诺了他们一定可以将信息收集器拿回来的。”

    听了穆如山的解释,白映雪不说话了,其他几个人也都不说话。房间中一时间陷入了一片沉寂中,显得很是压抑。

    过了一会,叶知秋率先告辞,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愣,似乎雪白的天花板上长出了花来。

    直到黑夜用一块巨大的布将天地间一切都遮了起来,叶知秋才在黑暗中坐起身来,摘下了萤石灯的灯罩,让乳白色的灯光充斥整个房间。

    这时候,叶知秋的心情很复杂,说是为前途担心吧,也说不上,说不为前途担心吧,心中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让他觉得有些压抑。

    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叶知秋从储物价值拿出了一本书,是一本游记,作者是一个修仙者,不过修为应该不高,因为里面记载的东西都很低级。看着看着,叶知秋的心情慢慢地好了起来,也许是被游记的作者笑傲烟云的洒脱所感染吧。

    就像前世发现一本好书一般,叶知秋没有动用修仙后获得异能,而是一字一字,一页一页地慢慢翻阅,等他将整本游记看完的时候,天色已经亮了,一丝淡红从雪白的窗纸上映了进来。

    叶知秋缓缓地合上了书本,抚平了书页上的皱褶,将它放回储物戒指中的书架上。书的最后记录了那位游记作者的最后归宿,是别人添加上去的,他死在一个凡人的小村子中,死于一个寒冷的冬夜,孤零零的,等人发现他的时候,他的尸体已经僵硬了。

    叶知秋的心中涌起了一丝伤感,如果那位游记的作者不是踏上了修仙之路,也许他死的时候,已经是子孙满堂了,绝对不会让他在冬夜中孤独的死去。这也许就是追求永生的代价吧?孤独,寂寞前行!永远追逐了一个诱人却不知道能不能到达的梦!

    就在叶知秋心情抑郁的时候,擎天带给他一个好消息,那本只手遮天冷岩真的可以修炼,虽然并不是很顺利,但是确实可以修炼。

    叶知秋刚刚将拧干的毛巾放在到脸盆架上,李剑锋就推门走了进来,看了一眼折叠整齐的被子,淡淡地说道:“叶师弟,没睡?我看见你屋中的灯一直亮着。”

    “彼此,彼此。”

    “哦?”

    “如果李师兄不是也一夜未睡,怎么会知道我房间的灯一直亮着呢?”

    李剑锋在桌旁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缓缓地说道:“叶师弟,你说天工殿能将失落的信息收集器找回来吗?”

    “应该能吧?他们既然向各大门派许下了承诺,如果到时候他们兑现不了,岂不是无法下台?”叶知秋虽然倾向于天工殿可以兑现承诺,但是语气却显得有些不很肯定。

    李剑锋拿起了桌子上的空茶杯,在手中无意识地转动着,脸上流露出一丝异样的表情,“叶师弟,恐怕你将事情想的过于简单了。”

    “李师兄,难道你发现了什么不对?”

    李剑锋坐直了身子,将手中的茶碗轻轻地放回茶盘中,抬起头看着叶知秋的眼睛,眼神中闪着灼人的光芒,“我怀疑这里面有问题。”

    叶知秋看李剑锋说的郑重,拉过一把椅子,在他面前坐下,神情也显得有些凝重,“李师兄,你指的是哪一方面?”

    “我指的是整件事情。”

    “李师兄,你的意思是……”叶知秋的脸色难看了起来。

    “不,事情还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天工殿应该是向蛮荒深处派出了伪装傀儡,不过我怀疑的是伪装傀儡被识破的时间,我们前脚刚到了天工城,屁股还没有坐热,就被告知伪装傀儡被识破的消息,这伪装傀儡早不被识破晚不被识破,我们一到天工城就被识破了,这岂不是太巧了吗?”

    “李师兄,你的意思是?”

    李剑锋的目光中放射出了明亮的光芒,“我怀疑伪装傀儡早已经被识破了,时间甚至还在我们来到天工城之前。我怀疑在流传天工殿得到了妖兽动向的消息之前,伪装傀儡就已经被识破了。”

    “那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明明伪装傀儡已经被识破了,信息收集器自然也遗落在蛮荒深处了,他们为什么还要将各大门派的人召集到天工程来呢?难道……”

    叶知秋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他们是想以妖兽的动向为诱饵将各大门派吸引到天工城,然后再说伪装傀儡被识破了,信息收集器被落在了蛮荒深处,接着他们道歉,要求延期,并做出一副他们一定会将信息收集器找回的样子。过一段时间,他们再

    告诉各大门派信息收集器所在的地方太过危险,天工殿虽然尽了全力了,还损失了不少人手,但是依然无法拿到信息收集器,所以他们要请求各大门派施以援手,而……”

    李剑锋接过了话头,接着往下说:“而各大门派为了得到妖兽的动向,将不得不出人出力帮助天工殿取回信息收集器。这样就到了天工殿最初的目的,让各大门派帮助他们取回信息收集器。这样的话,天工殿就将取回信息收集器的风险转嫁给了各大门派。好高明的计策啊!”

    “李师兄,谈不上高明吧?”叶知秋显得有些不认同,“既然我们师兄弟能够识破天工殿的阴谋,我想其他人也会识破的。”

    “我要说的不是阴谋本身,而是设置这个计谋的人对人心的把握。他只要能够将各大门派吸引到天工城来,其实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即便我们都知道这是一个阴谋,但是我们为了得到妖兽的动向就不得不听任他的摆布。这其实已经不能算是阴谋了,而是阳谋了。”

    “阳谋?”

    “阴谋是在暗地里实施,诱人上当,只要将它置于青天白日之下,它就会不攻自破。而阳谋则不同,即便能够识破,能够将它揭露出来,但是你依然无法摆脱,就是知道那是一个火坑,你也不得不往里面跳。所以在擅于用计的人眼中,阳谋往往要比阴谋高上不止一个层次。”

    叶知秋点了点头,“李师兄,照你这么说,这件事情还真有一些阳谋的味道。那我们要不是将我们的猜想告诉其他人呢?”

    李剑锋沉吟了一下,“还是不要告诉他们吧?这件事毕竟只是你我的猜测,如果事情不是像我们想象的那样,且不说会让其他人徒生烦恼,也显得我们的心思太过阴暗。再说了,这件事即便我们不说,少则三天多则十天,也会水落石出的。”

    叶知秋点了点头,也就不再提这件事情了,将话题转到了别的地方,开始和李剑锋天南海北闲聊起来。

    时间跑得飞快,转眼之间已经过去了六天。这一天午后,叶知秋等七人正在客厅中,围着桌子团团而坐,喝着清茶,吃着点心,听辈份最长的青风说一些他年轻时候的趣事。

    青风正说得高兴,大家也正听到兴头上,突然几人急匆匆地闯进了绿竹园,领头的是一个满面烟火之色的老者,神色显得很坏。

    青风显然认识那个老者,见他进入了绿竹园,立刻起身相迎,将他让进了屋子。通过青风的介绍,叶知秋知道了老者的身份,他叫炼火,是天工殿下面最大的一殿——炼锋殿的主事人,在天工殿中是仅次于殿主墨阳的实权人物。

    由于炼火的身份过高,自然没有叶知秋等人和他带来的那些晚辈说话的份。对话就在青风和炼火之间进行,其他人都是看客。

    通过两人的对话,叶知秋等人很快就知道炼火来寻找他们的原因了。知道了事情的始末缘由后,叶知秋和李剑锋悄悄地对视了一样,眼神中流露出了同样的神情——事情果然不出所料。

    原来炼火跟青风说的事情居然跟数天前李剑锋和叶知秋的猜想惊人的一致,他这一次来就是要告诉天木宗诸人他们派人去信息收集器了,但是失败了,而且损失了很多的人手,请求他们出人帮忙。

    对于炼火的要求,青风的脸色明显有些不好看,不过并没有当场发作,而是以需要上报宗主裁夺为由,将炼火一行人送走才爆发出来,老头子气得胡子直翘翘,连声说道:“岂有岂理?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既然天工殿已经将事情做到了这一步,叶知秋和李剑锋都觉得已经没有再隐瞒的必要了,就由李剑锋将二人的猜测都说了出来。原本因为炼火的到来就觉得事情不对劲的青风等人听了李剑锋的猜测后,更是恼火。

    虽然很生气,但是生气之后,他们还是不敢耽搁,将天工城发生的变故以最快的速度传回了磐石堡垒,而接来下他们能够做的就是静静等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