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章 炼制活尸(下)

    最后灵魂终于炼制成功了,不过只比黄豆粒稍微大了一圈。看着漂浮在面前,滴溜溜打转的灵魂,叶知秋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将它小心地放回了收魂瓶中,盘膝坐好,打坐恢复损耗的真气。

    这一次快了一些,大约用了不到两天就将损耗的真气补满了。不过他并没有急着向灵魂之中输入资料,这可是一个关键步骤,活尸今后有什么样的性格,会做什么,甚至是能够有多大的发展都和他输入的资料有一定的关系,让他不能不慎之又慎。

    想了想,叶知秋和擎天取得了联系,准备和它一起商量,究竟该向灵魂中输入一些什么资料。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擎天对这件事情却不是很热衷,让他自己看着办,而且他还从它传来的意念中感到了浓浓的倦意,似乎它正处在疲劳之中。

    没有了擎天的帮忙,叶知秋只好自己做了,至于向灵魂中输什么东西,他一时还真没有一个具体的规划。最后绞尽脑汁想了半天,他的嘴角突然露出了一丝显得有些诡异的笑容,他要将活尸塑造成一个前世电影中保镖和杀手的综合体,自然它性格设定资料就是他看过的那些电影电视,自然为了更加吻合时代特征,他选择的大多是一些古装片,并将场景服饰环境等一些元素置换成这个世界的。

    过了一会,叶知秋继续输入,这一次输入的都是一些谋略,包括兵书、战策、阴谋等方便的书籍和自己在原来世界学过的、现在还记得关于阴谋诡计等方方面面的东西。他可不希望炼制出来的活尸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

    之后叶知秋又将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后读过的各种书籍,只要他记得的统统输进入。

    最后自然是重头戏,那就是设置禁制,让灵魂完全忠诚于他,他叫它干什么它就干什么,坚决执行,绝不询问理由。自然了,为了以防万一,他在灵魂最核心的位置设置了他在一念之间就可以毁掉活尸的终极禁制,不论将来活尸变得有多么厉害,只要他动一动念头就能让它毁于一旦,重新成为死尸。

    怀着万分的小心将灵魂设置好了,叶知秋终于将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在《控尸**》中明确写着,灵魂设置一项失败几率就高达七成。

    又等了大约一个月,当叶知秋发现吞海鼎中的魔尸在吸收了一部分妖兽精血,全身的机能基本上已经完全激活后,他知道炼制活尸的最后一步——融合可以做了。

    他在洞穴的正中间挖出了一个长约两丈五,宽约一丈,深达八尺的长方形池子,接着他又在池子四周刻制了无数了法阵,大的套中的,中的套小的,层层叠叠,密密麻麻,让人看了眼花缭乱。

    叶知秋刻制那些法阵的时候极为专注,双眼一眨不眨,表情极为严肃。因为他知道法阵的刻制是关系到灵魂能不能和魔尸成功融合的关键,一步出错都可能导致前功尽弃。刻了整整半月的时间,才将占地近十丈方圆的各种各样的法阵刻制完毕。刻完之后,他又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三遍,直到确定没有丝毫差错后,才放下了心。

    法阵刻制好了,开始设置供法阵运转的灵石。为了提高融合的成功几率,他将平时积攒的和在乱石峪挖掘到的灵石都拿了出来,选用最高级的灵石作为能源。

    一切准备好了,又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任何问题后,他先将魔尸从吞海鼎中取了出来,在挖好的长方形的池子中仰面躺好,然后将吞海鼎中还冒着泡的妖兽精血倒进池子内,正好将整个池子注满。

    叶知秋掏出了收魂瓶,将那颗设置好了的、在魔血的滋养下已经达到人头大小的灵魂倒了出来,用禁制将它固定在魔尸额头上方大约一尺高的地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身体向后退,一直退到洞穴的边缘才站住身形。

    最后看了一眼魔尸和刻制好的法阵,他探出右手,轻轻地哼了一声,中指的指尖上出现一滴红得有些刺眼的血滴,之后,随着他轻轻一弹,那颗血珠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准确地落在了法阵的阵眼上。

    刹那间,整个法阵就好像通了电的彩灯一样,开始亮起了各种颜色的彩光,并且各色彩光还在不停地变化,最后形成一片光的海洋,将血池和里面的魔尸彻底遮住了,以他敏锐的视力也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

    彩光闪烁了大约一刻钟,异象开始出现了,洞穴中起风了,发出刺耳的尖啸,阴寒彻骨,擦过叶知秋身边,让他不禁打冷战,那种冷不仅仅是在身体上,更多的是在灵魂上的。

    阴风的出现只是一个开始,在那些阴风打着旋在法阵周围旋转了几周后,洞穴中阴寒之意陡然加重,一丝丝黑气从地下冒了出来,汇聚成一个个怪影,似骷髅似厉鬼,又或什么也不像,在空中飞行时发出啾啾的声音。

    怪影出现后,叶知秋已经有要打哆嗦的冲动了,直到他用真气在体外形成一个罩子,才将阴寒隔在了外面。

    随着时间的推移,洞穴中的怪影愈发多了起来,短短不到一个小时,整个洞穴几乎都被黑色的怪影填充满了。一时间,整个洞穴中狂风大作,隐隐带着风雷之声。

    那些黑影开始冲击法阵形成的光海。碰触到光海中,往往在被撞击的地方会陡然亮一下,那些黑影大多数会在亮光中被重新还原成黑气,甚至彻底消失。在那些黑色的怪影散开的时候,一般都会发出尖利的惨叫,凄厉、惨绝,让唯一的观众——叶知秋脊背直发凉。

    进攻打不破光海,那些黑色怪影一阵蠕动,聚集成更为庞大的怪影,最大的一个超过两丈长,形状是一个骷髅头,在眼窝的部位闪着两点殷红的鬼火,一跳一跳的。

    然后在那个巨大的骷髅头的指挥下,巨大化的怪影接二连三的冲向遮住魔尸和血池的光海。砰砰巨大的撞击声在洞穴中回响,整个洞穴都在震颤,洞穴顶部的尘土和碎石直往下落。

    经过了一轮又一轮的攻击,黑色的怪影越来越少,光海的颜色也越来越淡,叶知秋已经可以隐隐地看见了里面的情况,血池中的血液已经升腾成了血红色的雾气,将魔尸严严实实地包裹在其中。

    那个巨大的骷髅头在几次攻击以后,体积已经严重缩水了,只有不到一丈长短。见攻破光海无望后,突然掉转了方向,骷髅上的眼洞对准了作壁上观的叶知秋。眼洞中的红色鬼火急速地闪动了几下,突然骷髅头向他冲了过去,带起了阵阵阴风。

    面对着有些狗急跳墙意味的骷髅头,叶知秋的眼睛中闪过了危险的光芒。在它迫近到他面前不到五尺远的时候,叶知秋头顶突然金色一闪,一只银白色的猛虎出现了在他的头顶。

    见到银白色猛虎,骷髅头立刻刹住了前冲的势头,掉转方向就想逃跑,但是已经太晚了,白虎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淡金色的冲击波狠狠地撞在了它的身上,它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来,就被撞散了。散开的黑气在后续冲击波的冲击下彻底消散不见了。

    接下来,洞穴再也没有出现黑气,不过异象依旧频频出现,先是从洞穴的开口处源源不断向洞穴内涌入白色的雾气,不一会的功夫就将洞穴填满了,而且雾气越来越浓,最后雾气甚至比牛奶还浓稠。

    又过了大约一个小时,洞穴上面的大山似乎突然不存在了一般,一道白色的光柱透过洞顶,直直照射在血池上面。

    那些白雾似乎找到了归宿,向白色的光束靠近,并将光柱当做通道,顺着光柱快速渗进包裹着魔尸的雾气中。融入白气后,包裹着魔尸的雾气好像开水锅上的热气,翻腾了起来。

    与此同时,拿到白色光柱愈发明亮起来,渐渐地在光柱之中出现一个个银白色的小点,就像冰晶一样,闪闪发光,煞是漂亮!

    又过了大约两个小时,光柱和白雾都已经淡去,最后更是完全消失不见了。同时裹住魔尸的红色雾气顺着魔尸的口鼻快速钻了进去,露出了魔尸健壮彪悍的身体。

    叶知秋紧张地盯着魔尸看,眼睛一眨都不眨。他知道这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如果魔尸能够睁开眼睛,那么一切就万事大吉了,如果不能,就意味着彻底失败。

    万幸魔尸没有让他等待太久,显示睁开了巨大的眼睛,然后翻身坐起,一开始眼睛中还带着迷茫之色,不过很快就变得清明起来。

    魔尸爬起身来,迈着大步走向叶知秋,双脚踏在地上咚咚作响,气势极为雄壮,不过叶知秋的眼神之中却没有露出一丝担心,脸上满是快慰。因为他从魔尸的眼中看懂了一切,那是一种温和顺从。

    眼看魔尸就要走到叶知秋的面前了,却突然停止了脚步,脸上露出一丝迷茫,接着转化成了愤怒。

    魔尸一转身,冲向了洞穴的开口处,丝毫不理会洞口根本不能让他通过。到了洞穴门口,猛然挥拳击出,轰隆隆一声巨响,整个洞口就像被塞进了一吨烈性炸药,轰然炸开,出现了一个数丈高的大洞。遮住洞口的那棵歪脖古松则彻底粉身碎骨了,和着碎石飞了出去。

    走到野蛮扩大的洞口,魔尸没有丝毫犹豫,纵身跳了下去,直落千丈,重重地砸在了下面的石地上,在地面上炸开了一个近十丈方圆的大坑,而魔尸则若无其事从大坑中走出来,显然没有受到任何损伤。

    等叶知秋赶到洞口时,正看见魔尸昂首向天,怒声大吼,巨大的吼叫声震得山谷嗡嗡作响,强大的声波在山谷间激荡,山谷四周的山石稀里哗啦直往下落。

    当叶知秋顺着魔尸的目光看向天空的时候,眼前的情景让他心中大呼不好。山谷上面已经被如墨染般的乌云遮了个严严实实,并以极快的速度直压下来,在乌云间还游动着巨大而刺目的闪电,那气势居然比他结丹时出现的乌云的气势强大百倍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