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叛徒

    叶知秋和三个负责护送他的叶家高手骑着四匹千里马,向四千里外的天木宗下院所在地——莲花山赶去。

    半个月的时间,骑着日行千里的宝马,尽管天下并不是很太平,路也不是很好走,按理说时间是足够的,但是意外却发生了,负责带路的叶武成居然走错了路。

    那是启程后的第十天,经过一夜休息后,叶知秋起身,正准备吃完早饭继续赶路时,叶武成一脸羞愧地找打了他,跟他说在四天前,他在经过一个三岔路口时,一时不慎,走错了路,现在已经偏离了方向。

    原本他们已经距离莲花山已经不到一千五百里,赶在仙门大会召开前到达莲花山是绰绰有余的。

    但是由于偏离了方向,他们这四天不但没有向前走一步,反而拉开了与莲花山的距离,据叶武成估计,他们现在距离莲花山的距离应该超过三千里,而时间仅仅剩下不到六天。如果按照原路返回的话,路程将更远,为今之计,要想准时赶到莲花山,他们必须抄近道。

    接下来,叶武成提出了一个建议,他们抄近路,从黑风峡谷直穿过去,那样将少走近一千里路,只要加把劲,利用剩下的时间赶到莲花山将没有任何问题。

    但是叶武成刚将自己的建议说出,另外两名负责护送叶知秋的李向东李朝东兄弟就将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坚决不同意,并告诉叶知秋黑风峡谷危险异常,不但盘踞着实力极为强大的黑风盗,峡谷中还时常出现厉害的妖兽。

    更为致命的是在长达二十多里的黑风峡谷中,还会不定时地刮起黑色的狂风,不论人兽一旦陷入黑风中,轻者被黑风裹挟着吹到几十里乃是上百里外,重者被黑风牵拉撕扯着,身体上的皮肉会被一块块撕下来,最后只能剩下几根骨头。

    接下来,叶武成和李氏兄弟兄弟发生了激烈的争论,而是叶知秋则在一边冷冷地看着,一句话也不说。

    半个小时过去了,三人依然没有达成一致,不得不找叶知秋定夺。叶知秋的目光在三个人脸上缓缓地扫过,最后停在了叶武成的脸上,淡淡地说:“你们三人的争论我都听见了,焦点不是该不该抄近路,而是黑风峡谷太过危险,但是我们不从黑风峡谷过的话,我们就不能保证在仙门大会召开前赶到莲花山,所以我决定走黑风峡谷。至于叶武成嘛,你既然有看错路的前科,那么路线图再让你保管就有一些不太合适了。为了避免再次出现看错路的情况,你将路线图交给我吧。”

    叶武成的眼睛中闪过了一丝阴郁,“这个……这个……”

    叶知秋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这一次你带错了路,不论我们能不能顺利赶上仙门大会,族长必然都会对你进行处罚。我原想你将路线图交给我,我就可以跟族长解释,是我看错了路线图,走错了方向。那样的话,族长说不定就不会惩罚你了,即便惩罚也会轻上许多。既然你不理解我的好心,那就算了。”说着,转身向马匹走去,翻身上马就要赶路。

    叶武成紧赶两步,一把抓住了叶知秋的马缰绳,“孙少爷息怒,是属下不对,没能理会您的好意,还望孙少爷海涵。”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折叠好的兽皮地图,双手递给叶知秋。

    叶知秋接过来,没有打开,直接揣进了怀里,俯身拍了拍叶武成的肩膀,直视着他的眼睛,“你能够这么想就对了,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嘛!接下来的道路,我还要仰仗你和李氏兄弟大力庇护呢,你说是吗?”

    “孙少爷客气了!保护您原本就是我们的责任!”面对着叶知秋直视的目光,叶武成的眼神有些闪躲。

    “那就让我们同心协力,共渡难关!”叶知秋坐直身子,向马屁股上狠狠地抽了一鞭,一抖马缰绳,嗒嗒嗒策马绝尘而去。

    李氏兄弟急忙翻身上马,向叶知秋追了上去,看着叶知秋的目光也多一些东西。

    叶武成最后一个上马,看着在烟尘中时隐时现的叶知秋,眼神中闪过一丝犹疑的光芒,似乎有些犹豫,最后一咬牙,变成了坚定。

    由于时间紧迫,叶知秋一行四人尽量减少了在路上耽搁的时间,终于在第二天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赶到了黑风峡谷。

    远远看去,两边山崖高耸,峡谷显得狭窄而阴森,大大张开的谷口在山势的承托下,就像一条巨蛇张开的大嘴。

    四人在谷口前勒住了马缰,叶武成和李氏兄弟将目光光齐刷刷地投向了叶知秋,征询他的意见,是先找一个地方休息一夜明天一早过黑风峡谷,还是趁现在天还没有黑,一鼓作气,直接穿过黑风峡谷。

    叶知秋看了看有些阴森的黑风峡谷,回过头来,用目光扫了身后三人一眼,最后将目光落在了叶武成的脸上,淡淡地说道:“叶武成既然是首先提出来要走黑风峡谷的,那么你一定对黑风峡谷有一定的认识,那么接下来穿过黑风峡谷的时候,我就靠你多多照顾了。”

    叶武成一抱拳,“孙少爷放心!我叶武成一定确保孙少爷的安全。”

    “那我就谢谢你了。”说完,叶知秋再次瞟了一眼他被夕阳映得通红的脸,一抖马缰,率先冲入了黑风峡谷。

    走了大约十里路,一行四人来到了黑风峡谷的中段,两边的山崖显得愈加陡峭高耸,从地面向上一两百丈之内连猿猴都不容易找到落脚点,而且峡谷也陡然紧缩了起来,由五六丈宽收缩到了不足两丈。

    看着陡然缩窄的峡谷,叶知秋似乎有些迟疑,派叶武成在前面探路。叶武成也是犹豫了一下,才和李向东一起打马向前。

    拐过了一个弯,叶知秋一行四人停住了,因为前面的路已经被数匹并列的战马堵住了。每一匹马上都端坐一个雄壮的大汉,身穿黑沉沉的铁甲,手擎寒光闪闪的巨型斩马刀,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李氏兄弟中的大哥李向东看清楚了拦路的骑士后,脸色大变,失声惊叫:“黄家的追魂骑士?怎么可能?黄家的追魂骑士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语气中满是不敢相信。

    叶知秋的脸上没有露出一丝的惊慌,嘴角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将目光投到了叶武成的脸上,淡淡地说道:“也许是黄家带路的人也看错了路线图,而且很凑巧地和我们一样选择走黑风峡谷也说不定。我的猜测有道理吗,叶武成?”

    “孙少爷,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属下愚钝,听不懂。”叶武成不敢直视叶知秋的眼睛,将目光转向了一边。

    “愚钝?”叶知秋的语气陡然变得冰冷,“叶武成,你这是在嘲笑我吗?那份路线图我已经看过了,你走‘错’的路段的地形并不复杂,在去莲花山的路上地形比那里复杂的路段不下十处,在别的更为复杂的地段你没有走错,偏偏在地形不算复杂的路段走错了。这难道不是太奇怪了吗?”

    “叶武成,你……你竟然勾结叶家的死敌?难道你忘了黄家是怎么对待我们叶家的吗?难道你忘了你儿子是被杀死的吗?”李朝东戳指着叶武成,厉声呵斥。

    还等叶武成回答,一个带着些许傲气的声音在追魂骑士的背后响起:“也许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