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

    叶七死亡的消息是在五天后传到叶流云父子的耳中。那是一群叶家村的猎人,结伴到树林中狩猎,在杀死一群恶狼后,在它们的窝中发现了人的骸骨,还有一面叶家家丁佩戴的腰牌,于是他们就将骸骨送到了叶家,经过辨认是已经失踪了好几天的叶七的腰牌。

    叶知秋听见家丁议论时,发现他们是从叶七的腰牌获知叶七的身份的,心中泛起一丝懊恼:还是没有经验,居然让这么重要的证据遗留在了现场。

    他从家丁的议论中还得到一个看起来对他很有利的消息,大家大都认为叶七是误入树林,迷了路,不小心闯进了狼窝才遇害的。

    但是,叶知秋知道这只是那些不知晓内情的人的猜测,那些对叶七知根知底的人绝对不会这么想,比如叶流云父子。

    炼气六层在一般人中也算得上高手了,加之叶七还有一身不错的轻功,绝对不是区区几只普通的恶狼可以杀死的。

    所幸他对叶七的处理还算妥当,在对他用刑时,也尽量选择不伤害他的筋骨,加之他的身体已经遭到恶狼的啃食,应该不会有人发现他动过手的痕迹才对。

    不过,叶知秋却不敢放松警惕,他知道即便叶流云父子找不到任何证据是他杀死了叶七,他们也会将怀疑的目光集中到他的身上,因为只有他们知道叶七为什么会到树林中去,更何况他还从叶七的口中证实了他们早有对付他的打算。

    叶七的死,叶流云父子表现的很平静,但是特意观察的叶知秋还是从他们的眼睛中发现了一丝阴郁,同时一股异样的感觉在他心头萦绕不去。

    这丝不祥的预感在三天后得到了验证,先是黑塔死在了他的院子外面,接着是白发苍苍的叶伯死在了叶家后面的排水沟里,死状都极为恐怖,显然他们死前都受过可怕的折磨。

    叶知秋愤怒了,他认为他再也不能躲在家里不出来。否则的话,还会有更多和他关系密切的人死去,而黑塔和叶伯之所以最先遇害,就是因为他们和他关系最亲密,在他来到这个世界,在被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傻了的一年半时间内,正是他们悉心照顾他的。所以于公于私,他都不能坐视不理。

    叶知秋在做了一番精心的准备后,在一天的黄昏走出了叶家的后脚门。那时夕阳如血,将天边晕染得一片血红。

    但是当叶知秋看见要杀他的杀手时,心中还是涌起了一丝后悔,还是太冲动,他应该老老实实待在家中,等待着永兴城的大捕头铁手来缉拿凶手,那样他至少不会落到如此危险的境地。

    因为呈三角形将他围在中间的三个敌人他全部认识,虽然准确地说,他这是第一次见到他们真人,但是他对他们的相貌和恶迹却一清二楚,因为在村子中间那个大柳树下的布告栏中就贴着他们的悬赏通告。

    黑山三匪,天通院弃徒,作案四十八起,杀人五百四十七口,掠夺财物白银二十万两,炼气十层以上,极度危险,生擒一人赏白银一万两,杀死一人赏白银五千两,后面还附着整整五大张小桌面大小的文书,历数三人犯下的累累恶行,手段之残忍毒辣令人发指。悬赏通告的最下面盖着的是刑部通红的大印,说明三人是全国通缉的要犯。

    叶知秋苦笑了一下:“叶流云为了对付我真舍得下本钱啊!”不对,叶知秋突然眉头一动,想到了不合理的地方,叶家虽然曾经是永兴城三大家族之一,但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自从和黄家的比斗失败后,已经被赶出了永兴城,所用的产业几乎损失殆尽,不得不返回叶家的老家叶家村苟延残喘,这些年可以说是坐吃山空,家中根本就没有多少余钱,否则族长也不会明明知道他和叶山河的比斗关系到叶家大权的归属,依然没有掏钱买一些丹药让他提高修炼的速度。

    叶流云父子这些年虽然借着族长对家族控制力大减的良机,搂得不少好处,但是要想请动黑山三匪至少也得五万两白银,他们是断断拿不出来的。那么他们是凭什么打动他们的,难道……

    叶知秋将目光在三匪冷酷的面庞上一一扫过,冷冷的说道:“叶流云可真够大方的,居然将叶家参加仙门大会的名额让了给你们。而各位也打得好算盘,让自己的子嗣混入仙门,让他将修仙功法传给你们,让你们也得享长生,真是好算计!但是我有一点想不通,你们凭什么认为自己的子嗣可以逃过仙门监督者的眼睛,要知道登仙牌可是要与之对应的血脉相匹配才能使用;即便你们用我不知道的手段骗过了监督者的眼睛,但是你们的子嗣将修仙功法传给了你们,他又如何能够逃过仙门对他的不定期的检查?”

    三匪相互对视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诧异的表情,最后还是由领头的老大开口说话:“娃娃,没有想到以你小小的年纪居然能够将事情看得如此透彻,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我看叶老二真是失算了!如果全力帮助你通过仙门选拔,进入仙门,几百年后说不定叶家又将是一个司空家族。就看在你的这份聪明上,我破个例,在你死前回答你的问题,让你做个明白鬼。不过在回答你的问题前,我想我应该澄清一个事实,你二叔叶流云还没有你想得那么混蛋,将关系叶家兴衰的登仙牌作为杀死你的酬劳。他请动我们的条件是,在他的儿子叶山河进入仙门后,竭尽所能为我们三兄弟搞到筑基丹,他想我们作为天通院的弃徒,一生都没有再获得筑基丹的机会,而筑基成功后又可以凭空增加一百多年的寿元,尽管这个条件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画饼,但是他自信我们兄弟不会不上钩。”

    “说到这里,我是应该解答你心中的疑问了,不过我最先回答你的是你的第二个问题,因为第一个问题关系到一个叶家的大秘密,说起来有些麻烦。你说的仙门弟子不能向亲朋好友传授仙门功法的问题,其实是你对仙门的规矩不了解,只要一个人的修为够高或者对仙门的贡献够大,在得到仙门的允许后,他就可以将修仙功法传给别人,只不过他发展起来的势力要成为仙门的附属,比如现在的司空家族的瀚海书院就是浩然宗的一个下院,而将我们兄弟逐出门墙的天通院则是由通天寺的天通大和尚建立的,说起来天通院只是通天寺的一处下院而已。这些你应该明白了吧?”

    说着,三匪老大的脸上露出而一丝奇异的表情,“娃娃,在回答你第一个问题前,我先告诉你一个,不,是两个秘密。第一,叶山河那个小崽子即便获得了参加仙门大会的机会,他也绝无可能通过仙门监督者的考验,因为他根本就不是叶家的种,是叶流云出外做生意时,他婆娘耐不住寂寞,和一个小白脸私通的孽种。这也是为什么叶惊风会同意你跟叶山河比斗的原因,你能战胜他最好,战不胜他也没有关系,只要他请出叶家的验血盘,就可以轻易揭穿叶山河的身份,而且还能让叶流云永世不得翻身。至于叶惊风为什么会知道叶山河的身份,因为那个小白脸就是他派去勾引他的弟媳的。叶家子弟的手段从来都是如此毒辣!第二,我的爷爷就是被叶惊风的爷爷阴谋陷害,才被赶出叶家的。娃娃,我想以你的聪明应该想已经明白事情的一切前因后果了吧?真是可惜!如果你不是叶惊风的儿子,我决不会杀你,因为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叶家的希望。可惜了!那么我就送你上路吧!要怪就怪你投错了胎。”

    面对着逼迫而来的三匪老大,叶知秋没有露出一丝的惊慌,只是淡淡地说道:“谢谢你告诉了怎么多秘密!后会有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