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危机袭来

    一天清晨,叶知秋正在小山的顶部打坐练功,突然一阵动物的哀鸣惊醒了他。他急忙收功,探头向下面看去,眼前的一幕让叶知秋杀机顿生。

    一个三十来岁的粗壮汉子正站在小山下面,腰间挎着一把钢刀,怀中则抱着一只狐狸状的动物,而哀鸣声就是由那只动物放出来的,它用爪子挠着鼻子,显得很痛苦。

    叶知秋认识那个粗壮的汉子,叶七,叶流云叶山河父子最忠实的走狗。据说以前是一个采花贼,坏了十几个姑娘的名节,还杀死了两个敢于反抗的烈性女子,后来被永兴城的捕头铁手抓住,关进了死牢,准备审理后严惩。

    但是不知道怎么被叶流云知道消息,听说叶七一身轻功和踩点的本事很是了得,就出五百两银子买通了牢头,用一具病死犯人的尸体将他换了出来。他对叶流云父子忠心耿耿,很是为他们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而叶七怀中的狐狸状的动物则是一种异兽,名叫追风狐,据说可以从风中嗅出要寻找目标的踪迹,嗅觉最是灵敏不过。

    现在叶七带着追风狐鬼鬼祟祟地出现在他练功的地方,想来绝对没有什么好事,要不是他事先洒下的药粉,刺激了追风狐的鼻子,他绝难发现他的踪迹。

    据叶知秋的推测,叶七出现的最大可能是,他是受叶流云父子的嘱托来打探他的虚实,甚至是找机会让他人间蒸发。

    叶知秋看叶七快发现他藏身的位置了,略微思考了一下,纵身从小山的另一侧跳了下来,装出一副无意间闲逛到这里的样子,然后故意在叶七可以看见的位置一晃,转身向树林深处走去。

    叶知秋一边走,一边仔细聆听身后的动静,果然不出他的所料,身后不远处传来了细微的沙沙声。

    为了看清楚身后的情况,叶知秋故意装作不小心被树枝绊倒,在爬起来的时候,借助眼睛的余光往身后探视,在他身后大约十丈远的一棵大树边,他看见了一片衣角,和叶七衣服的颜色一般无二,确定跟踪他的人就是叶七无疑。

    为了探知叶七究竟想干什么,叶知秋决定继续将他往深林深处引,引到一处他发现的天然陷阱中。他要利用那座天然的陷阱抓住叶七,从他的口中逼问一些事情,叶七作为叶流云的忠实走狗,他应该知道叶流云的一些想法。

    叶知秋很清楚无论一个人怎么谨慎总会有松懈的时候,而是叶流云父子就是躲在暗地里伺机进攻的毒蛇,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对他发动致命一击。要想摆脱这种危险,他就必须要知道他们进攻的手段和时间。

    两人一前一后,各怀心思,快速地向树林深处推进。大约过了一个小时,走在前面的叶知秋陡然在一处奇特的地方前面停住了脚步。

    那是一处花的海洋,在大约十个足球场大小的范围内全部是碗口大的花朵,颜色殷红,一眼看去就像一片燃烧的火焰。

    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那片花海的诡异之处,离它们最近的树都超过了五丈的距离,而且长得也比普通的树矮小,叶子也稀疏很多,而在花海中更是没有其他任何植物的存在,连生命力最强的野草也不见一根。

    叶知秋背对着叶七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一些牛奶般的乳白液体,抹在鼻尖上,才慢慢悠悠地转身来,对着躲在一棵大树后面的叶七冷声喝道:“叶七,你这个狗奴才,你一路跟着本少爷,究竟想干什么?”

    叶七迟疑了一下,索性大大方方地走了出来,一边“啪啪”地拍着巴掌,一边大声说道:“天才就是天才!主人没有轻视你果然是正确的。至于奴才的心思,以孙少爷的聪明应该不难猜出才对。”

    “这么说叶流云那个奸贼是准备对我动手了?”叶知秋恨恨地说道。

    “孙少爷,话别说得那么难听,主人这么做也是为了叶家。叶家自从传到你的父亲手中,可谓是每况愈下,一年不如一年,堂堂永兴城三大家族之首,居然在不到十五年的时间就沦落到如此境地,需要躲到这种穷乡僻壤,苟延残喘。我实在看不出来,叶家在你父亲的手中还有什么出路。主人雄才大略,一心振兴叶家,重现昔日辉煌。孙少爷你作为叶家的一份子,理应为叶家的振兴出一份力才对,为何要曲解主人,出言不逊呢?”

    “为了叶家的振兴出一份力?”叶知秋冷笑了起来,“你倒说一说,我怎么为叶家出力?”

    “主人说了,只要你自愿离开,会给你一千银子作为补偿。反正以孙少爷你现在的修为已经完全没有成为仙门弟子的可能,又何必太过计较呢?就算你非要和小主人比斗,你只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听奴才一句劝,一千两白花花的银子足够孙少爷安安稳稳过完下半辈子了,这种好事不是什么人都能遇到的,孙少爷就不要不知足了。”

    叶知秋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异样的笑容,“如果我不接受他的好意呢?”

    “那就别怪奴才不念同族之情。”叶七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狰狞。

    “那我倒要看一看你怎么不念同族之情?”叶知秋嘴角的那丝讥讽的笑容是那么的刺眼。

    叶七显然是被激怒了,拽出腰间明晃晃的钢刀,向叶知秋直扑过来。

    虽然的他修为不高,只有炼气六层,但是对付这个剩下炼气三层修为的敌人应该不费吹灰之力。叶七似乎已经看见他提着叶知秋的人头向主人请赏,而主人则将他一直朝思暮想的小丫头碧桃赏赐给他的情景。

    突然叶七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他和叶知秋之间的距离只有区区不到十丈远,以他的轻功也就是三蹿两蹦的事情,但是他却发现他们之间的距离突然变得那么遥远,遥远到他似乎奔跑一生都到达不了,接着他发现叶知秋的身体开始打转,并形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他自己则一头栽进入,沉向了无底的深渊,而他的意识也被黑暗吞没。

    叶知秋看着叶七歪歪扭扭地跑了几步,就翻身摔倒人事不省,不禁对着那片落魂花又多了一丝敬畏,大自然的奇迹真是无处不在。要不是他的灵魂格外强大,他第一次误闯这里,恐怕就会像叶七一样再也没有离开的机会了。

    叶知秋提着叶七的衣服领子,就像拖死狗一样,将他脱离了诡异的花海,将他在一棵大树上绑好,将之前他涂过的落魂花的汁液滴在他的鼻孔中。

    不一会的功夫,叶七醒了过来,一脸惊恐地看着叶知秋。

    叶知秋这一次则没有说任何废话,开始对叶七进行逼供,要他说出叶流云叶山河父子是不是想过要谋害他,如果有,又准备采取什么的手段,在什么时候实施。

    一开始,叶七还很硬气,挺着脖子,翻着眼睛,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但是当叶知秋在他身上试用了几样,他前世在网上看到的刑罚后,他就什么都说了,包括他五岁时偷看过邻居阿姨洗澡,二十岁还尿炕等一些极为**的东西。

    但是结果却不能让他满意,尽管叶七是叶流云的忠实走狗,可是出于谨慎,他依然没有将实情告诉他,只是在谈话中隐约提到在必要的时候,他会对叶知秋采取手段。

    同时叶知秋还发现一件对他来说不知道是好是坏的事情,他原来还有如此的冷酷的一面。他对叶七使用的那些刑罚中有不少是相当残酷的,甚至说是血腥的,但是当他用的时候居然没有什么不适感,也没有出现什么心理负担。他不知道这是不是他天性中独有的,亦或所有人的天性中都有,只要有一定外因激发就会出来,比如说生存、危险。

    接下来,叶知秋又干了一件让他自己都觉得有些邪恶的事情,他将叶七击昏,丢到一窝恶狼的窝前,直到确定他已经被恶狼咬死才离开,至于那只千金难求的异兽追风狐则被他拧断了脖子,美美地吃了一顿烤肉。